十字路口黑魔法 如果命運能選擇?

「如果,命運能選擇,十字街口你我踏出的每步無用困惑」香港電視劇《天與地》插曲《年少無知》的歌詞,把十字街口借喻為人生的重大抉擇關口。如果,在十字路口處,你可以得到人生的一切一切,但「等價交換」是失去最重要之事物,甚或性命、靈魂,你又會怎樣抉擇?

十字路口,是兩條道路成直角交界的岔路口。昔日全球不少民族風俗裡,十字路口都是象徵邪惡和惡意的場所,故此,那也是施行黑魔法的所在地。身處十字路口,你除了可以困惑人生方向,還可以猶疑要不要和魔鬼立約。

未解釋魔鬼契約之前,先講講為何十字路口的象徵意義。這種獨特的道路岔口,是全球宗教和民俗信仰的特殊主題。由於十字路口是一處不屬於任何人的土地,昔日是城鎮邊界以外之地,因此素來是進行宗教儀式或施行法術的合適場所。

在歐洲和非洲的民間傳說裡,當地人廣泛地使用十字路口作為即興祭壇,在此佈置祭壇並舉行儀式。

在古希臘,時人會於十字路口設置紀念石,用以紀念愛神。

在古羅馬,類似的神——「水星」,是十字路口的守護者。

在印度,有一種說法指,陪臚(Bhairava)神是濕婆(Siva)大神的原型,據說祂在村莊郊區守衛著十字路口。村民豎立石製的陽具,以及代表陪臚的警惕眼睛雕像,以示祂為邊界守護者。

在危地馬拉,古老的瑪雅民族,原本崇拜黑魔神瑪瑪(Maam Lord),由祂鎮守十字路口。後來受西方人影響,他們竟以天主教聖馬克西蒙(Maximon)或聖西蒙(Saint Simon)的畫像為代替品,描繪他坐在教堂外十字路口的椅子上。

在非洲,幾乎每個部族都有自己的十字路口神版本。萊格巴(Legba)、埃勒瓜(Elegua)、埃萊格巴拉(Elegbara)、埃舒(Eshu)、埃克蘇(Exu),恩布巴(Nbumba Nzila)和龐巴·吉拉(Pomba Gira),祂們為開闢道路、傳授智慧和守護十字路口予以幫助。

而在歐洲,藝術家們把自身賣給魔鬼當奴僕的故事,在歐洲人中也是耳熟能詳。(這種古老傳說,廣泛流傳於基督教興起之前的德國,屬日耳曼式的森林魔鬼,而不是基督宗教的撒旦魔鬼。基督教成為主流後,這類傳說又加上了「靈魂」和「撒旦」的故事元素。)

到後來,美國的非裔人也熱衷進行十字路口魔法,就引起研究者的爭議。

在筆者的新著作《魔界默示錄 惡魔傳說解密》裡,正提及了兩則傳說,一是古老的煉金術士浮士德故事,另一是羅拔·莊臣(Robert Johnson)於27歲英年早逝的都市傳說,兩者皆涉及「魔鬼契約」,也都牽涉十字路口魔法。為免重覆,在此不贅,有興趣的朋友記得買書來看。

有人認為,美國非裔人的這些黑魔法,乃源出於歐洲民間信仰的文化移植,因為日耳曼文化的「與魔鬼立約」傳說早於非洲人在美洲被奴役的年代。但也有研究者認為,美國黑人的魔法,包含非洲胡都(Hoodoo)與伏都(Voodoo)的元素,當中胡都的色彩尤其濃烈。正如前述,非洲本來就不乏十字路口的民間信仰。現時並沒太多證據表明美國非裔人的黑魔法,究竟源自非洲還是歐洲的信仰,抑或根本是混合體。另一派人相信,十字路口魔法受剛果和姆本杜(Mbundu,位於安哥拉北部)所影響,並由在美國遭奴役的非洲人重新創造出來。

童話故事裡的惡魔

關於古歐洲人向魔鬼出售自己而換取才華的傳說,倒不一定涉及十字路口魔法。從一則童話裡,我們可以讀到典型的賣身魔鬼故事:

一個名叫漢斯的士兵從軍隊退役後,一無所有,茫茫然不知怎麼辦。於森林裡散步時,他正思考如何脫離困境,忽然遇到了一個矮小的男人。

他不知道,那矮個子,其實是變裝了的惡魔。

小矮人對他說:「怎麼了,你看起來好難過?」

士兵回答:「我肚餓,沒錢買食物。」

魔鬼說:「讓我僱用你做我的僕人,服侍我七年,之後你將獲得自由,不愁衣食。我會教你演奏優美的音樂。但是有一個要求,在受僱期間,你絕對不能清洗自己,不能修剪及梳理頭髮,不能剪指甲,以至不能擦拭眼淚。」士兵考慮了片刻,認為這是很好的交易,同意了條款,於是隨著小矮人一起去了,魔鬼直接將他帶到地獄。

在地獄裡,小矮人告知其職責是確保鍋子下的火燃燒,鍋裡是魔鬼吃的肉。他還得打掃房子,掃除灰塵,保持屋內整潔,使一切井井有條。小矮人警告士兵,千萬不要偷看鍋裡的東西,否則就要倒霉。

士兵說:「一切都很好。我會執行命令,就像在部隊裡一樣。」魔鬼離開房子,士兵開始工作。魔鬼回來後,仔細檢查他有否執行指令,頗感滿意,然後又出去了。

有一次,趁魔鬼不在,士兵按捺不住好奇,掀起鍋蓋向裡頭偷看,但見鍋中地獄之湯正沸騰著,當中竟坐著以前的部隊裡的中士。士兵說:「以前你管我,现在我管你了」他發現幾個鍋子裡面都是自己的老上司——准尉與老將軍。士兵並沒解救鍋中任何一人,反而蓋緊鍋蓋,還增添柴火。

打後七年,那人從未清潔自己,但在他看來,這七年好像只得六個月。當時間到來,魔鬼來到他身邊說:「漢斯,你在地獄裡幹了什麼?」

他回答說:「很好,我像老戰士一樣,按照您的命令,燒了鍋底下的火,掃了門後的灰塵。」

魔鬼說:「啊,但是你也偷窺了鍋裡。幸好你添了柴火,否則便沒命了!但是,你的任期到了,你想回家嗎?」漢斯想回去看看父親,魔鬼吩咐他

把的背袋裝满垃圾带回家,走的時候不准洗臉、梳頭,要留着長鬚長髮,不要剪指甲。並且,如果有人問從哪裡來,漢斯要回答:「我是魔鬼的煤煙兄弟,他是我的國王。」

漢斯沒作聲,也沒有抱怨工資。當他回到森林,打開背包,準備清空沉重的灰塵和垃圾,卻發現垃圾全部變成了黃金!

他到附近鎮上找了一家旅館。但是旅館老闆對漢斯的邋遢模樣感到恐懼。老闆問他從哪裡來,漢斯照魔鬼的吩咐回覆。旅館店主本來拒絕他進入,但當看到這「窮漢」的金子時,便讓他入住,更在半夜偷走其黃金。漢斯醒來後發現金子被盜,便回到地獄向魔鬼訴苦。魔鬼這次讓他清洗乾淨自己,然後再給他一袋垃圾,著他回去叫旅館店主歸還黃金,否則魔鬼會親自抓他到地獄。老闆聽到嚇壞了,退還金子,只求漢斯放過自己。

從此漢斯成了有錢人,上路回鄉。但他不想招搖,便買了一件破衣服穿上,一路上演奏從魔鬼處學來的美妙音樂。途中漢斯遇到一名老國王,國王十分欣賞他的演奏,還把公主嫁了給漢斯。老國王死後,漢斯更成為新國王。

這故事名為≪魔鬼的煤煙兄弟≫(The Devils Sooty Brother),是德國童話,由格林兄弟收集,於1819年發表在格林童話的《小孩與小孩》 (第二版)之中。

細說十字路口魔法

上述格林童話涉及與惡魔立約的情節,但沒有提及十字路口。另一方面,十字路口魔法也不必然牽涉魔鬼和獲取才華。

十字路口,對許多非洲人而言,本來是神聖的祭壇,亦是施行魔法的地方。進行開路和開路工程時,巫師會走到十字路口;為了讓前情人、情敵、敵人找麻煩,他們也會請巫師到十字路口。十字路口被賦予了永恆的神聖。他們的本土宗教或許已被摧毀,但當中一個符號仍完好無缺:十字架。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剛果(金))和西南非洲的安哥拉民族姆本杜(Mbundu)十字路口的影響力尤其深遠。人們相信這地方是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間的交匯之地,是靈性和魔法流動的主要渠道。在這裡可以供奉祖靈或進行儀式。每當他們走到十字路口時,都充滿了對神靈的敬畏。剛果傳統智慧稱,所有的「創造」皆始於交叉宇宙圖,也稱為“yowa”,這符號被視為宇宙的結構,是道德制裁的永恒源泉。大地的水平線,將生者的土地與其死者的領域鏡像對應般分開。活人的土地稱為地球(ntoto),死者的領域稱為白土(mpemba),也又稱kalunga。

交叉宇宙圖的中心圓圈代表太陽,而十字點上的四個標誌性圓盤代表太陽的四個時刻——黎明(誕生)、中午(生命最充實)、日落(死亡),最後,第二個黎明(重生)。十字架的圓周,代表生命的連續性和必然性:是故剛果人相信:過著正義的生活,就永遠不會被毀滅,而是會重生。

傳統上,祭祀者 “banganga nkondi”和 “nsibi”負責掌管yowa,他們站在十字路口上面,向神靈或祖先的名字宣誓,內容是:他們理解到,生與死的意義,是與河流或海底下的死者共享的過程。這可以確保他們的力量。他們也會使用十字標誌與祖先交流,並尋求精神寄託。Hoodoo巫師通過將標誌(bidimbu)刻在動物(爬行動物、鳥類、魚類)的外殼或皮膚,藉以向死者發送信息。所以當地的工具或裝飾,不時會見到五點或梅花形的圖案。

結合了十字架概念

縱然被俘虜到異國,這個神聖的、代表祖先存在的核心象徵,在非裔美國人心中永遠不會消失,於是在美國把傳統重新創造出來。有一種說法指,當葡萄牙人殖民剛果時,於當地引入了天主教,西方的「十字架」概念就被疊加到非洲的傳統上。

因此,當 19、20世紀出生的非裔美國人提及「十字路口魔法」時,已出現「在十字路口將他們的靈魂賣給了大黑人或魔鬼」,似乎將胡都族民間傳說和出賣靈魂的傳說(浮士德式的交易傳說)糅合起來。可以確信的是,胡都(Hoodoo)傳統中的惡魔,形象肯定不是指基督教的撒旦,而是指與十字路口相關的非洲騙子神、豐人的萊格巴和約魯巴的埃萊瓜或埃蘇。

於是,交叉宇宙圖(yowa)符號最終藉著傳統圖畫、手勢、分叉的棍子,以及真實的十字路口,帶到新世界(美國)。歷史學者發現,剛果人在加入基督教之前,已經會用樹枝和棍棒製成的十字架作為標誌。及後,隨著非裔美國人接受基督教信仰,他們祖傳的、原本象徵太陽四個時刻的十字標誌,亦滲進了受難和復活的意味。

有兩件事十分湊巧:第一,yowa本來也包含重生的意義,和基督教的復活不謀而合。第二,公元1世纪的基督徒並未使用任何樣式的十字架。事實上,十字架原是羅馬帝國處死犯人的刑具,只因耶穌在十字架上受刑,十字架才被賦予新意義。在古羅馬,十字圖形是太陽神的象徵。無獨有偶,非洲yowa十字圖也象徵太陽。(關於十字、螺旋的進一步猜想,請參閱筆者的<超神秘世界性符號>,收錄於拙作《異界默示錄 超常傳說解密》之中)

剛果傳統裡,涉及「不祥」的魔法/巫術施法後,當儀式完成,其殘留物(如剩餘的蠟燭、香灰、污垢或儀式用浴水)必須妥善處置。如果希望殘留物仍發揮作用,巫師會把帶到墳墓場或埋於院子裡,以造成對某人或敵人的影響。反之,最中性的處置方法,就是將所有東西都帶到十字路口,將其棄於交叉路口,然後頭也不回,轉身步行回家。

[以上內容為全文的前半。後半將講述十字路口的各種具體「功能」和儀式細節,包含但不止與惡魔立契換取才華的部分。後文也記述了一個現代魔法師施行十字路口魔法的經歷。全文請到「異界默示錄 – 神秘學研究所(深度專題)閱讀。」

https://www.penana.com/article/663116

王若愚(列宇翔)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ynicalidea/

列宇翔最新作品《魔界默示錄 惡魔傳說解密》於各大書局有售。
網購:https://seekerpublication.com/buy/

列宇翔神秘學廣播節目《異界默示錄》(載於筆求人工作室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E7%AD%86%E6%B1%82%E4%BA%BA?sub_confirmation=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