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輩子,我們還會重遇嗎?》第九話 樂園

作者:別我
在網上寫下長篇武俠小說《刀劍破滄海》,出版作品包括:校園類《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奇幻武鬥類《逆天星戰》。《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獲提名第六届香港書獎。

第九話  樂園

(一)

十月底,秋意已濃,到處都是一片金黃色的景象。

今晚是萬聖節,我買了一人的樂園門票,就約了歐渝心來海洋公園遊玩。

回想起來,自從中一的學校旅行之後,我就沒再來過海洋公園了。

樂園晚上的氣氛跟日間截然不同,場內滿是萬聖節的特別裝飾和詭異佈置,還有四處出沒嚇人的「嘩鬼」,而三五成群的少男少女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和歐渝心玩了幾間鬼屋,沒想到歐渝心比我還害怕那些甩手甩腳的「嘩鬼」。

玩得累了,便跟歐渝心坐在餐廳外的長椅,享受着這裡愉快的氣氛。

我笑說:「沒想到你居然還會怕鬼啊?」

歐渝心也笑了:「我們才沒有他們的裝扮那樣恐怖呢!以前我也會怕鬼的,現在才知道根本不是那個樣子的。你也不怕我啊!」

我有意無意的說:「因為是你嘛!」

不知道是否錯覺,竟然看到歐渝心蒼白的臉上好像微微泛起紅暈。

我馬上拉開了話題:「沒想到上一次這麼容易就說服到你的哥哥,早知道就不用冒險去學校取回鏡盒了。」

歐渝心說:「是啊!但這也是多虧你的幫忙,哥哥才能迷途知返。雖然媽媽跟哥哥仍然看不到我,但當他們知道我的存在,還是覺得一家三口仍在一起生活。」

我說道:「不過這件事情也完結了,你是否很快要走了?」

歐渝心低首玩弄衣角:「應該是吧!可能很快要跟你道別了。」

我竟覺自己的眼眶有些淚珠滲出,便馬上轉頭輕拭乾,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那就好了,你終於了結了心願。哈哈!我也功成身退了。」說來有點酸澀的味道。

我打算扭轉頭回來,竟然剛好與歐渝心的嘴唇對上,然而這當然沒有任何肉體上的感覺,卻只有感覺到一陣冷冷的氣息。

我驚訝的看着她。

歐渝心緩緩的說:「多謝你一直以來幫助了我這麼多。」

我怦然心動,這種感覺很甜蜜、很美好。而我,從來沒有試過如此緊張。

我看着她的一雙明眸,心頭湧起一股衝動,恨不得馬上牽住她的手,但無奈她只是一個無形的靈體。

我無法牽住她的手。

歐渝心也似乎察覺到我的心思,向我報以微微一笑。

我雖然失望,但仍努力擠出笑容,精神抖擻,站了起來說:「來吧!難得進來了,我們繼續去玩吧!」

我們坐上旋轉木馬,彩色木馬高低搖曳,在絢爛的燈光、悠揚的背景音樂襯托下,氣氛更是浪漫。

這種快樂會很短暫嗎?

的確是。她始終要回去屬於她的地方,喝孟婆湯、投胎、重新做人,把跟我一起的回憶忘記得一乾二淨。

如果是這樣,還是要開始嗎?

可是,我現在真的很快樂。

想着想着,我竟覺頭腦有點暈眩,身體搖搖欲墜。我拍拍自己的臉頰,才不致倒下去。

「你沒事嗎?」歐渝心一臉關切的問我。

「沒事,可能只是最近溫習得有點累了。我們去玩其他鬼屋吧!」

歐渝心莞爾一笑:「玩完這間,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今晚,我已經很滿足了。」

看到她臉上的笑容,我決定了!

無論快樂的時光有多短暫,也要和她盡情享受毎一刻的相聚。

哪管明天變成怎樣?

今晚的樂園,滿載了我們的歡愉。

(二)

早上,我吹着口哨回到學校,沒想到陳卓凡和張文彩今天居然比我還早回到課室。

「喂!你昨晚去了哪了?我打了很多次電話都沒有人接聽。」陳卓凡問道。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微笑不語。

張文彩調侃:「他的腦袋裡又不知道在亂想甚麼了吧?」

陳卓凡說:「該不會是……」

不愧為我的好兄弟,心思都被他猜中了。

「對啊!那件事成功解決了,而且我跟她在交往了。」.

陳卓凡和張文彩均吃了一驚。

張文彩忽然大發脾氣說:「你瘋了!你中邪了!我要告訴給你的媽媽知道!」

陳卓凡說道:「這該不會是真的吧?我之前以為你解決了這件事,就會把她送走……現在,你居然和一隻女鬼魂交往?」

我說:「哼!你之前還一直在幫我。這是我的私事,該由我自己來決定。」

陳卓凡嘆了一口氣,說:「其實剛才有一位學弟來過找你,好像是叫阿夢。」

是中一級的吳展夢吧?這次是又想來找我的麻煩嗎?

陳卓凡續道:「他帶來了一個口訊就走了,就是說甚麼計算到你最近陰氣纏身,將會迎來一場殺身之禍,還有叫我提醒你要小心一點。古裡古怪的,他到底是誰啊?」

我漫不經心的道:「就是個屁小孩,不用理會他。」

陳卓凡說:「但你還是小心一點好。那些東西真的不惹為妙,有甚麼方法可以將她送走嗎?」

我說:「少擔心我,她人可好。」

張文彩忽然怒道:「你從小到大就是這樣子,一直都不聽別人的勸告。我不會再理睬你了。」

我無奈的看着陳卓凡,陳卓凡搖了搖頭,就馬上低下頭裝作整理功課了。

自此以後,由早會到小息,由小息到午飯時間,再直到下課後,張文彩也是沒有理睬過我。

她就是這樣的性格,無理、橫蠻、不可理喻。

幸好,歐渝心並不是這樣,簡直就是個相反。

不過,想當我想起了吳展夢今早的那個警告,總是覺得有點不安。

今天沒有補習課,下課後我沒有即時回家,而是去了中一級的樓層找吳展夢,但似乎他已經離開了。

正想離開學校時,剛好經過了校務處,我禮貌地向華叔打了一聲招呼。

「年輕人,上一次的事情最後怎麼樣了?」華叔關切問道。

我笑說:「有一點意外發生,但最後順利解決。早知道就不用冒着被你當場抓住的風險回校取回那塊鏡盒了。」

那塊鏡盒本來我想交還給歐渝心的家人,但她的家人覺得我能夠因打開鏡盒而看到歐渝心必定是有它的原因,所以認為由我保管較為合適,而歐渝心也很樂意。

這塊鏡盒現在就在我的書包裡。

華叔的目光突然如鷹眼般銳利地看着我,我被他看得不太自然,只聽他壓低語氣說:「看你的臉色,好像越來越差。除了那件事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特別的事情發生?」

我摸摸臉頰,說:「沒有吧!」

華叔語重心長地說:「你年紀還小,還是不明白很多東西,一切還是小心為妙才好。之前我給你的護身符還在吧?」

我說:「是的,毎天也帶着,我會小心的了。」

華叔說:「嗯!一旦發生甚麼事情,就不要逞強了,你畢竟是人,她是鬼。」

我說:「我都說過了,她不會害我。」

華叔說:「那,如果是其他的靈體來找你麻煩呢?」

這、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惹來其他靈體。我頓時為之語塞。

華叔歎氣說:「其實我年輕時也曾遇上類似的事情,可惜究終人鬼殊途。這些事,有機會再告訴你吧!記住,有事就拿出護身符逃跑吧!」

一天之內,已經是第二個人叫我要注意人身安全,這讓我越來越感到不安,總感覺到有甚麼古怪的事情將會發生。

(三)

從學校回到家後,我沒有再細想華叔的話語,就匆忙換上便服外出。今晚,我約了歐渝心在河畔見面,可是等了半個小時後,也沒有見到她的蹤影。

轟隆一聲,閃電劃破長空。

雨水像斷了線的珠子從空中嘩啦嘩啦地落下,我撐起雨傘,行人紛紛走到公園的涼亭下避雨。

明明天氣報告沒說今天會下雨的,怎麼突然下起滂沱大雨來?

我怕自己一旦轉身離開,歐渝心就會來到,所以不敢走開。

一直的等、一直的等……

衣服濕透,身體感到越來越冷。秋天,卻冷得像冬天。

她到底去了哪?

是否已經去了黃泉,不會再出現在人間?我不想就連最後一面也見不到!

想到這,眼眶就濕了。

「你哭了?」一把柔和的女聲鑽進耳裡。

一抬頭看,歐渝心剛好站在我的面前。

我裝作沒事,笑了起來:「才沒有,只是雨水罷了。」

歐渝心笑說:「對不起呢!剛剛發生了一點意外,我們走吧?」

「是甚麼意外?」

「其實不是甚麼特別事情,只是小問題。」

「真的沒事嗎?」

「真的啊!你不相信我嗎?」

「當然相信啊!」

總覺得她是在隱瞞一些甚麼事情。我的內心感到有點不對勁,但看着她的臉上的笑容,心中的疑慮一掃而散。

外面既然下起大雨,我們只好轉到室內活動。我帶着她到附近的商場唱卡啦OK,當然這也只是算一人的價錢。

我說:「妳看到剛才那位職員的眼神嗎?簡直把我當作毒男!」

歐渝心嫣然一笑,說:「你就是像啊!」

我苦笑說:「還虧我帶你來玩。」

歐渝心說:「謝謝你!這些日子真的很開心,我很久也沒試過這麼快樂了。想不到真正的快樂要等了死後才感受到。」

我不想氣氛被冷住,笑說:「別這樣說嘛!來,下一首歌了,一起唱吧!」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定是答你從無雙;
多麼感激竟然有一雙我倆。

我們的愛情,會有明天嗎?

我不敢細想,只想享受當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