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祭品給先人,它們收到的…

老一輩常說,小孩子因為內心單純,很容易會看到一些「大人看不到的東西」。

我想,如果那些「大人看不到的東西」是有一條通道連接著的,那打從我幼年時,那條通道應該與我的視網膜神經接通了。同齡的小孩臨睡前讀的童話繪本,來到我手上後變成了描述另一個世界的畫冊集。

那一年,我五歲。那一晚,我打開了畫冊的第一頁。

當時我已經上床準備睡覺,但總是睡不著。輾轉反側了不知多久,正快要入睡之際,突然感到房間靜得有股不尋常的空洞,像在密室那樣與外界聲音隔絕了一樣,甚至可以說,連一根稻草掉在地上都聽得出來似的。我拼命按壓自己的耳朵,希望回復正常的聽覺。

「呀……!呀……!」不知哪兒傳來一把沙啞的老伯叫聲 ,聽上去像被人凌遲虐殺那般,痛苦地嘶叫著。

「家中都沒有這麼老的人,怎會有語麼老的叫聲呢?可能是怪物……」一個對靈體沒有概念的五歲小孩,大概就只能想到這些吧!但無論怎樣想都是害怕,因為那聲音本身就夠恐怖吧!而且那叫聲就像從牆壁每分每寸之間滲出來那樣,沒有一個定點,就這樣維持了好一段時間。我不敢大聲叫爸媽,只能瑟縮在被窩裏中顫抖,可以想像得到當時的我是多麼的驚恐和無助。

正當我我心想究竟是誰在慘叫時,那慘叫聲突然停止了,換上一把淒厲的聲音回應:「嘿嘿,我?我就是鬼啊!哈哈哈哈哈!」天呀,他聽得穿我心想的!我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差不多忍不住大叫出來,但他好像樂此不疲的,一面慘叫,一面跟我說:「妳叫吧!最好是大聲地叫!」


那時我就讀基督教學校,想起老師說過若遇到魔鬼,就祈禱求神幫助。於是我開始祈禱,可是回應我的不是上帝,而是阿伯:「妳在祈禱嗎?祈啦!祈啦!我是不會怕的!」就這一句已把我嚇到心膽俱裂,淚和尿都一同爆出來,真的如俗語所說「嚇到標尿」。

無論如何他都一直維持著慘叫,但可能再沒甚麼新花式,加上在一連串身心恐懼折磨下,過了一會我就累得不知不覺間睡著了。

早上醒來我告訴媽媽一切,可是卻換來她的責備。我不明白為甚麼大人們總不相信自己孩子的撞鬼故事,是潛意識不接受自己生了一個陰陽眼小孩,還是覺得小孩的說話不可信呢?

帶著前一晚的嚇破膽心情,我再次上床準備入睡。沒多久,那不尋常的空洞感覺又再出現,幸好沒有聽到老伯的慘叫聲,那就好了,可安心地睡了……我以為。

過了一會,因為口有點乾,於是起來去廚房喝水,怎知一打開房門,就看見一個老伯身穿長衫馬褂,端正地坐在客廳沙發上。當我們四目交投,它就向我咧嘴而笑,那兩端向上揚的嘴角一直裂到耳邊,跟日本妖怪的裂口女一樣。我嚇得尖叫起來,下一秒發生甚麼都沒印象了,只記得醒來時躺在自己床上,滿身藥油味道。我媽說聽到我尖叫後就馬上由睡房跑出來,然後就看到我暈倒在地上。


第二天我突然發起高燒來,連學校也不能上。我記得我造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荒野,眼前有一排排的白色平房,平房裡擠滿了很多衣衫襤褸,看上去很瘦很虛弱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嫩。(早前有一位朋友過身時,我也夢到相同的景象。)它們一看見我,就從平房跑出來,一邊拉我的衣服,一邊叫肚餓。我嚇得目瞪口呆完全不知怎反應之際,有人從人群中把我拉出來,是那個咧咀老伯。


「她是我找回來的,你們肚餓,想要衣服,就自己去找!」老伯跟其他人說。

之後老伯把我拉到一棵榕樹下,並對我說:「我可以暫時放過妳,但妳回去要叫媽媽燒一間屋、一對僮男僮女、一部私家車和一些衫褲鞋襪給我。還有,要多一點金銀衣紙,知道嗎?」

造完這個夢之後,退燒了,我也清醒過來,於是把夢境一五一十吿訴媽媽,可是她不相信說:「只是發惡夢吧!不要亂說話!」但接下來幾天,我不停重複又重複,提醒她老伯在夢中吩咐的事,但媽媽始終沒有回應我的話。

這樣被嚇幾回,怕睡著後會有恐怖事情發生是很正常吧,如是者在一個接一個睡不著的晚上過後,輾轉反側,我又來到另一個夢見那位老伯的晚上。它非常不耐煩地跟我說:「叫妳媽燒的東西為什麼我還未收到?妳究竟有沒有跟大人說?」我非常委屈地回他說:「有啊!可是我媽不聽我的說話!」伯伯的樣子由非常不耐煩變得非常猙獰,它警告我說:「我給妳多一次機會妳,下次我就不客氣了,我要你永遠留在這裡!」

我被嚇得從夢中驚醒,哭得亂七八糟的走去哀求媽媽,她看見我這樣,就開始懷疑是不是真的。有一天她買餸回家時,碰見D座的羅老太並談起此事,然後羅老太到我家,聽我形容老伯的樣子後,便說:「唔!應該是上一手業主張先生啊!因為他的女兒是教徒,他過身後被葬在基督教墳場,過時過節我也從沒有見過他們去拜祭。沒多久,房子也就賣了給你們了。」

第二天準備出門上學時,我突然又發起燒來,但媽媽見我不是很嚴重,也就先把我送上學再算。誰知上體育課時我暈倒了,校方第一時間把我送進醫院並通知我媽,醫生說我可能受感冒菌感染,要留院治療。

我媽說我一邊昏睡,一邊像發開口夢說要燒祭品給伯伯,她見狀,心就慌亂起來,於是打電話給我那位當靈媒的姑婆。姑婆接到她電話後就馬上趕到醫院,請神上身之後就用「百解」幫我抹全身,並拿著一柱香在我頭上繞了三下,最後就在醫院外的街角把「百解」及其他祭品化掉。當她們再上病房看我的時候,我開始退燒,並慢慢淸醒起來。姑婆吩咐我媽說:「我用玉皇大帝的名義,答應了它的要求,明天妳去準備一下祭品吧!」

出院後,我媽帶我去姑婆在大嶼山的家,那是一間石屋,屋外有一片空地。姑婆示意我跪下,然後她口中開始唸唸有詞,可惜我當時聽不懂她說些什麼方言,而她在前年已過身了,現在想求証也不能。之後她帶我出空地,叫我把伯伯要的祭品逐一放入火盤。到了現在我仍記得很清楚,燒祭品時火焰會由黃色轉了做藍色,燒完後又轉回黃色。煙也是,由白色轉了黑色,最後又變回白色。隱約間,我見到老伯站在對面,沒有咧咀,也沒有勞氣,樣子寛容了很多。

當晚,我夢見一個綠草如茵的花園及一間兩層高的石屋,屋內有個女人正在打掃,另一個男人則在屋頂裝修什麼似的,他們的樣子很像燒給先人的僮男僮女。忽然有人輕摸我的頭,是那位老伯:「對不起,前些日子把你嚇壞了,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因為只有妳能看見我,聽到我的說話。我嘗試過找我的女兒,可是他們並不當是一回事,我情急之下只能利用妳,妳不要怪我啊!我現在終於安樂了。」伯伯邊說邊走回自己的石屋內。

自此以後,我就再沒有見到那位老伯了。但從這個經歷開始,我深信燒祭品給先人,他們是會收到的。

文:陶貓貓(自五歲開始見鬼,擁有陰陽眼的她,經常受靈體騷擾,要求祭品有之、要求借用身體有之、要求傳話有之,令她不勝其擾…)

《鬼域貓瞳陰陽眼下的靈異世界》

這本書是作者最真實的自白。她以見證者的身份,為讀者解開大部份普通人的心底疑惑:

—鬼對人有所求,會是溫文請求,還是猙獰恐嚇?
—燒祭品,究竟先人收到嗎?懷念先人,應否常去墳地?
—靈體以親人模樣現身,未必真的是親屬家人!
—枉死冤靈與自然離世鬼魂在外觀上有什麼分別?
—鬼魂是怎樣的?擁有實體、半透明,還是一團煙?
—賭場、戲院、麻雀館、酒店、廁所……哪裡最猛?
—鬼靈會否幫助人?當心代價不菲的等價交換……

作者:陶貓貓 
出版社:筆求人工作室有限公司
國際書號:978-988-79374-3-2
定價:HK$8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