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員鬼上身事件

文:鬼故黃(資深靈異節目主持,新城《恐怖熱線》、DBC《黑森林》前主持,現為Bow TV台長。)
本故事節錄自《邊度有鬼 0022講鬼故》

鬼上身,不時與精神病混淆。不過,好些醫務人員私底下表示,他們心知肚明某些個案絕非患病,而是撞鬼,但以他們的身份及專業訓練,當然不可能公開承認此等怪事,最多只是對前來協助的法科、宗教人士「隻眼開隻眼閉」,予以一點方便。

我認識一名精神科醫生,他坦言在其病人當中,有部分人根本沒有精神病,很可能涉及靈異層面,但他身為專業人士,總不可能在報告上記錄患者「撞鬼」吧。

其實,有些職業工作時也有機會遇見「鬼上身」,例如警察。同樣理由,他們也不會把靈異事件紀錄在案,多半僅僅以「情緒病」來敷衍過去。

八十年代,鬼故黃仍任職警員,是觀塘巡邏小隊的隊員。有一次,我親身經歷了一趟難忘的個案……

有一個晚上,我在「行夜咇」(晚上巡邏),與拍檔併肩巡邏。我們收到一個電台(指揮及控制中心)報告,觀塘工廠區出現求助報案,要我們前往某座工廠大廈處理。

一般來說,發生在工廠區晚上的個案,大多是爆竊、警鐘誤鳴之類。接報說,該處發生糾紛,有人在爭吵。我與拍檔覺得奇怪,「夜媽媽」怎麼會有人在工廠大廈爭吵?但姑勿論何事,我們一定要趕去了解。

我們先去位於工廠大廈停車場內的保安控制室。一踏進停車場,我與伙計已嗅到強烈的酸餿臭味。初時還以為,工廈環境惡劣,有點臭味不足為怪。走到保安室附近,一位保安員向我們招手:「阿Sir!這邊……」

「發生什麼事?」我們正想查問,突然聽到保安室內有人高聲大叫,是一把女聲。

「你哋唔好搞我呀,再搞我死畀你睇呀!唔好行埋嚟!」這把極尖銳高音的女聲說。

裡面吵得厲害,我們連忙問保安員發生何事。「阿Sir,你自己入去看吧。」保安員不願多說。

保安員把門打開,一陣冷氣滲出。時為夏天,室外非常暑熱,但那股冷氣不僅是涼快,而是骨子裡的「寒」。不單如此,那種酸餿臭味,更隨著門打開同時撲出來。我與同僚立時掩鼻,十分難受!

室內有三名同樣身穿制服的保安員,其中兩人同樣掩住口鼻,正面對著另一名昂藏七尺、穿保安制服的大漢。這身材高大的保安員名為阿強(化名),竟是那道尖銳女聲的來源!他(或該說「她」)此刻仍在用女聲罵人。

同僚見狀非常愕然,我們對望一眼,心知有點不妥。

「他的聲音平時是否這樣?」我第一反應立即問身旁的保安員幫辦。

「不……不是這樣,他很粗豪的。」保安幫辦囁嚅回答,輕輕搖了搖手。

大家肯定事情不妙了。再望真一點,阿強的眼球好像凸了一半出來,面容漲紅,青筋暴現,猶如靜脈曲張一樣,樣子極為猙獰。

「你地唔好過嚟呀!阿Sir嚟得岩啦,快啲拉晒佢地,佢地想迫死我!」來自阿強口中的刺耳女聲說。

「你冷靜些!」我們嘗試讓他冷靜下來,但阿強完全不理會我們,仍然十分激動。

那種酸餿臭味越來越強烈。雙方對峙中,我再問保安幫辦:「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阿Sir,他是不是撞鬼?」保安幫辦不回答問題,反而這樣問。

「係……」我和同僚不約而同回答。

警員身處現場,程序上須匯報「電台」,我們商量著:「報不報電台好呢?」

我們考慮以「發現精神有問題人士」理由來上報,並呼召救護車前來。當然了,難道向上頭說「有人鬼上身」嗎?正當大家進退兩難,同僚忽然說:「先不要上報,讓我試一試。」

那年頭,當差的流行「學法」,不是茅山便是六壬。不過,平時無風無浪,很少人會無端端跟人提及自己學法。原來同僚正是茅山派的,不過時日尚淺。鬼故黃見他自動請纓,就靜觀其變。

阿強的境況越來越癲狂,反覆說:「不要再迫我,我死畀你睇。你迫死我好了,不要搞我屋企人。」鬼故黃心想,「她」明明是靈體,卻稱要死給別人看,這只有一個可能:她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這時候,同僚從袋中掏出一張符咒,首先命令保安員緊守門口,以免靈體逃脫。當符號一拿出來,阿強完全陷入瘋狂,在室內亂衝亂撞,把所有東西都掃在地上。

「你趕快制住他,否則不知會發生什麼。」我說。

同僚斟了一杯水,把符燒了,將符灰放在水裡,默默唸咒。接下來小心翼翼拿杯走到阿強面前,用力把水撥向阿強面上!

符水一沾身,阿強面上的青筋漸漸消退,樣子也沒那麼猙獰了。未幾,阿強軟攤在地,大口大口的在喘氣。這時我連忙上報「電台」:「有人不舒服,需要一架白車。」

數分鐘後,救護車到了。同僚不方心,主動要求跟車,他一來擔心「靈體」尚未離去,在車上會有變卦;二來若事主中途有何意外(如無端端死了),他也要知道過程才好向上頭匯報。

我自然負責善後,為在場的保安員落口供,試圖了解發生何事。當然,箇中事涉靈異的細節,縱然是事實,也不能「落薄」,否則「揹鑊」的只有鬼故黃自己。

原來當晚輪到阿強巡樓。保安幫辦與另一同事在控制室休息,突然嗅到一陣酸餿臭味,因為該處是工廠大廈,他們擔心會否有易燃或化學物品泄漏。

正當二人想外出查看怪味源頭,一打開室門,巡邏了約半小時的阿強剛好回到保安室。阿強全不理會別人,一揮手撥開面前同事,獨自坐在椅上。

「你覺得有臭味嗎?」保安幫辦問。

阿強目無表情,毫無反應。這時,兩名保安發現,那股奇臭無比的怪味,是由阿強身上傳出來!

「喂你幹嗎一身臭味,跌落屎坑嗎?」兩人未知事態嚴重,還在取笑阿強。

眾人多問幾句,原本毫無反應的阿強忽然發難,開口說話現出女人聲線!

兩名保安大驚,連忙透過對講機把在外的另一同事喚來幫手。三個人六隻手,依然按不住本來昂藏七尺加上靈體附身的阿強!大家無法可施,唯有報警。

鬼故黃聽到這裡,少不免追問下去,希望尋根究底。「你們這工廈,之前有沒有女人死過?」

保安員說,聽聞樓上某單位曾有女人吊頸自殺。據說事主的公司周轉不靈,欠下高利貸巨款,「大耳窿」為求追債便不斷作出滋擾,結果把女人迫得走投無路,上吊身亡。

我一聽便覺得傳聞跟阿強的個案十分吻合。首先阿強滿面通紅,青筋暴現,
眼球猶如凸了出來,這正是人吊頸死的徵狀。至於他反覆述說「不要迫他」的對白,亦尤如被大耳窿追債的場面。

據聞女死者逝世多天才被發現,屍身已經發臭。事主的公司屬於一間漂染加工工廠,生產過程中需用上染料,染料本身帶有極強酸味。屍體腐肉混合染料酸味,就是我們與保安員嗅到的那陣酸餿怪味。

至於為何是阿強不幸遭遇鬼上身,大概由於他的外型酷似大耳窿,被還未知道自己死去的靈體所誤會,陰差陽錯上了身吧。當然我無法確認這推斷是對或錯了。

而被符水「治好」的阿強,從救護車到醫院一直睡得很熟,一直再無怪事發生,同僚見狀亦放心走了。

《邊度有鬼 0022講鬼故》
資深鬼故主持人大講都市人貼身鬼故

作者鬼故黃本身擁有靈異體質,多年來曾在很多不同的敏感行業中作,親身經歷過很多不同的靈異事件,過去亦在多個節電台節目中分享奇異的事件。這次首次出書,大談親身個案及在世界各地搜羅的真人真事鬼故,這些故事都與大家日常生活息息相關,而且隱含因果關係的味道。

— 旅遊巴士在路上碰見「屍體」,扭軚迴避。之後,全車人一直在同一地方徘徊…
— 乘客明明已全部下車,小巴忽然出現一男一女:「司機,要去元朗…」
— 大廈停電,小孩行樓梯落街玩。神秘老伯跟他說:「你再落去會返唔到上嚟…」
— 夜媽媽獨留在辦公室,小心「它們」和你一起OT…
— 一對情侶乘摩天輪,同卡廂男女忽然打開門跳下去!但除了情侶二人,沒人見到…
— 遊樂場裡,來歷不明的男孩邀請其他小孩跟他一起玩搖搖板,越玩越恐怖…
— 見到戲院的角落坐著紅衣女人,千萬不要騷擾她睇戲。
— 四個八字全陰的少女在清明節夜訪墳墓靈探,她們最後見到什麼?
— 半紅不黑的女藝人亂拜「狐仙」,最終死於非命?
— 煞氣男得罪游魂野鬼,「它們」向男人的家人埋手報復…
— 三個男人山上遇鬼打牆,被困在同一路段足足六天,所煮食物不翼而飛…

出版:筆求人工作室有限公司
售價:港幣88元
國際書號(ISBN): 978-988-79374-1-8
作者:鬼故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