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輩子,我們還會重遇嗎?》第十一話 重遇與再見

作者:別我
在網上寫下長篇武俠小說《刀劍破滄海》,出版作品包括:校園類《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奇幻武鬥類《逆天星戰》。《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獲提名第六届香港書獎。

第十一話 重遇與再見

(一)

我的身體開始變得輕盈,漸漸的飄了起來。我飛上了屋頂,看到了自己那躺在床上的身體,還有站在床邊正在作法的吳展夢。

他說我只有四個小時。四小時後,他會把我的魂魄召回,但如果中途出了甚麼意外,我就可能永遠回不來了。

而且,這種辦法只是能讓我通往「另一個世界」,並不能夠確保我可以見到歐渝心。

的確是很冒險的行為,但我仍然決定一試。

是甚麼讓我這樣冒險?很老土地說,這就是愛情的動力吧?

四周一片白霧,只有眼前的大道清晰可見。有很多人從旁經過,有老有少,大家都是向着同一方向行走。此時此刻,我竟無感到半點恐怖的氣氛。反之內心十心平靜,腳步慢慢地跟着其他人前進。

前方兩旁分別站着兩個像是守衛的黑衣男人,他們手上拿着一本厚厚的簿子,像是在點人數似的。

我裝作若無其事地經過。.

「喂!你!你叫甚麼名字?這裡沒有你的名字。」一把低沉的聲音說。

我擰轉頭,兩名黑衣人正瞪着我。

我說:「我……我嗎?你們是誰?」

「甚麼?我們是鬼差。也罷,你剛來到可能不太清楚,我們不怪你。你說!你是怎麼死的?這裡沒你的名字。」

他們是鬼差?怎麼比起上次看到的沒那麼恐怖?難道這才是他們的真面目嗎?「我睡了一會就來了這裡了啊!可能我太用功讀書,過度疲勞了。」我胡扯一番。

另一名男衣鬼差皺了皺眉,說:「不對不對!這裡真的沒你的名字,請你跟我們過來吧!」

這麼快就穿崩了?我暗叫:「你們要帶我去哪?」.

黑衣鬼差說:「你跟過來就知道了。」

我看來別無選擇,只能乖乖的跟着他們走。我不知道他們會帶我去到哪裡,現在只能見機行事。我心念一動,或者他們會知道歐渝心的下落?

我問:「你們有沒有見過一名叫歐渝心的女生,年紀跟我差不多大,頭髮短短的。」

左手邊的黑衣鬼差有點不耐煩,說道:「你知道我們一天處理多少案件嗎?怎麼會記得?」

我再問:「如果是過身後一直不肯報到,只肯留在陽間,後來才被鬼差抓到,你們會怎麼處理這樣的案件?」

另一名鬼差道:「啊?你說這案件早前曾在黃泉轟動一時,但這些案件通常由閻王決議,我們只是執行命令罷了。等一下你就能看到衪了。」

慢着!他們要拉我去見閻王?

我只覺天旋地轉,頭昏暈眩,連逃的氣力也沒有了。

.

(二)

閻王是個穿西裝的男人,膚色黝黑,面上有鬍子,眼神炯炯,但看上去一點也不會讓人覺得恐怖。

這形象跟民間傳說裡的差得太遠了吧!

這裡是有點像法庭的大房間,光線也十分充足,一絲陰森恐怖的氣氛也沒有。

閻王坐在庭上正中的位置,衪指住前方的座位對我說:「坐啊!別站着!」

我安份地坐下,法庭四周也坐了一些旁聽的「人」。

「開庭!審訊!」站在兩旁鬼差叫道。

閻王翻看着桌上的文件,問:「你叫甚麼名字?怎麼死的?」

我說:「我叫葉子俊。我溫習時睡着了,醒來後就發現自己來到了這裡。」

閻王聽到我的名字後面色一沉,說:「你就是葉子俊?就是那個引起那次事件的葉子俊?」

旁聽席上傳出一陣議論紛紛之聲。

那次事件?是不是就是指我跟歐渝心的事情?

閻王續說:「你知道那時候你與那女生的事情在這裡引起多大的騷動?明明是在生的人卻可以長期持續看見已經死去的她,而且居然相戀起來。這種事情已經有幾十年沒見過了。」

我說:「你把她怎麼處置了?我要見她!」

閻王緩緩說:「她違反了這裡的法律,但是已經刑滿了,正在排期等候投胎。」

我說:「我想要見她!」

閻王拍案怒說:「這裡是我的地方,怎到你說了算?」

我:「我來這裡的目的,就只是想再見她一面,說出最後想對她說的話而已。」

旁聽席上又是一陣嘩然。

閻王吃驚說:「難道你是通過非自然的方法來到這裡的?大膽!這裡豈是你自出自入的地方?既然你犯了這裡的律例,我隨時可以讓你有來沒回!」

事到如今,我已經豁了出去,說:「閻王,你有否曾經喜歡過一個人嗎?」

閻王錯愕:「幹麼無端這樣問?」

「你沒有經歷過吧?」我苦笑道:「所以你根本不明白那種感覺。毎天都會想着對方、期待與對方的見面、一起後就不想分離的感覺,你不懂吧?」

閻王黝黑的臉色變得更黑。

我轉頭望向旁聽席,問道:「我相信大家在生時也有喜歡的人吧?你們應知道那種感覺吧?其實我並不奢求甚麼,只是要見她多一面罷了,這有甚麼錯?」

旁聽席上眾「人」面面相覷,隔了一會便應聲附和:「對對!」、「這不是你的錯。」

閻王拍案道:「肅靜!」

我對閻王續說:「即使我是犯了這裡的律例,這也只是你的責任。」

閻王問:「甚麼?」

我說:「你是掌控生死的神,卻竟然讓互相喜歡的人生死分隔。所以,我才會被迫逆天而行!我相信自己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你到底是如何定斷人們的生離死別,讓無數令人傷心的事情發生? 」

閻王怒道:「胡說八道!生老病死是自然定律,千百年如是,誰都沒法改變。」

我跟衪嘴上各不相讓,庭內的氣氛一度變得緊張。

我想以前大概沒有「人」會跟閻王對罵吧?

氣氛正值緊張,一名同樣身穿黑衣的鬼差忽然闖進庭內,快步走去閻王旁邊,並在衪的耳邊說了數句話,閻王聽罷面色大變。

閻王又在鬼差耳邊說了幾句說話,似是囑咐他去辦某些事情。

過了一會,閻王乾咳數聲,然後朗聲道:「經調查後,葉子俊與歐渝心為三世姻緣,但因生死薄名冊出錯,以致今世生死相隔,本席現宣判撤銷早前歐渝心的案底……」

我聽着也呆了。這是甚麼情況?事情竟然變得這樣峰迴路轉。

還沒回過神來,旁聽席上又再度傳出喧嘩:「有沒有搞錯呀?」、「對啊!怎麼當閻王的,這種錯也犯!」、「好好的三世姻緣就被你們搞散了!」

閻王臉上一陣黑一陣白,面色很是尷尬,但也極力忍住心中的情緒說:「肅靜!本王會公正處理在今次事件出錯的人員。本王當然也有責任,所以我現在宣佈特許歐渝心的魂魄可以重返陽間與葉子俊相聚一天。」

這一刻,我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很想去確定這句話的真實性,但後面的話已經變得模模糊糊沒能聽進,然後就暈厥過去了。

(三)

日已落,月亮偷偷從雲層中露出臉來,夜空星星點點,映着海面美不勝收。

我再次與歐渝心坐在沙灘上,看着前方的美景。

這可能真的是最後一次的見面了。

「你居然走過來找我,下次不要那麼傻了。」歐渝心眼泛淚光。

我笑說:「你還想有下一次嗎?哈!不過,就算有下一次,我還是會再來一次。」

歐渝心:「真的很感謝上天,在死後居然會遇上你。」

我說:「可惜這也是上天弄的一個大笑話,因為有鬼差的出錯,令我們今世陰陽分隔。閻王說是因為我和你是三世姻緣,又剛好打開了那塊鏡盒,才能長期看到你。」

不是巧合,這也許都是天意吧?

歐渝心問:「你說你冒險走過去黃泉,是因為有話一定要對我說?」

「是的。」

「是甚麼?」

我手心冒汗,嚥下了一口唾液,說道:「我喜歡你!」

終於,我把一直沒有說出口的話語吐出。

歐渝心霎時雙頰暈紅,問:「你不是問過我下輩子想投胎後做甚麼嗎?」

「嗯!是啊!」

「我想好了。」

「嗯?」

「就是要再當你的女朋友。」

她臉頰露出了小酒窩,對住我微微笑着。

我笑說:「這不是我們的宿命已經注定了麼?我就這樣等着你吧!」

愛情之中,有着很多的美好的甜蜜,也會有着無數的苦澀。

也許,命運作弄了我們,但要相信愛情會引領着我們跨越難關。

是時候真的說再見了,歐渝心。

我們注定會重遇的。

(四)

十年之後,我出席了好友陳卓凡與張文彩的婚禮。

婚禮上,陳卓凡笑說自己把我的青梅竹馬搶走了,張文彩則笑問我為何那時候不選擇她。

在過去的這十年,我沒有跟任何女生交往。

陳卓凡問:「你還是在等着那個人嗎?」

我說:「是的。」

陳卓凡續問:「你真的相信她會出現?」

我點頭:「是的,因為這是我跟她的宿命。」

張文彩笑說:「即使你現在遇到她,她也可能只有十歲啊!」

我說:「我會等下一個十年。」

我回到了跟她相遇的補習社,卻發現原來那個位置已經換成高級品牌商店;幸好那個跟她一起坐過的沙灘仍然沒有甚麼變化。我看着夕陽,想着十年前那段神奇的往事。

我在想她也許並沒有喝孟婆湯,然後就投胎了。投胎後,她雖然不會再以「歐渝心」的身份出現,但她仍然會是她。相遇之時,她一定還會記起我的。

所以,我還是一直拿着那塊鏡盒,默默的等待着她。

我深信她會在下一個十年再一次出現於我的身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