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輩子,我們還會重遇嗎?》 第八話 放下

作者:別我
在網上寫下長篇武俠小說《刀劍破滄海》,出版作品包括:校園類《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奇幻武鬥類《逆天星戰》。《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獲提名第六届香港書獎。

(一)

我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了。我把鏡盒交給了歐媽媽,讓她親手打開後卻沒有任何反應。

歐渝心沒能現身於歐媽媽眼前,歐媽媽當然仍然沒法跟女兒直接溝通。

到底當中的步驟出了甚麼錯?

根據歐媽媽所說,她的哥哥再次數天沒有回家過夜。在這之前,就算是在家的日子,他也只一聲不響,把自己關在房裡。

「我們應該再試一次,或許你的哥哥會看見你的。」我安慰失望的歐渝心。

於是,我們抱着僅存的希望,去找她的哥哥。

(二)

今天,我們再次來到她的哥哥的學校大門前,等着他放學。

「歐少輝啊?他昨天就已經開始沒有上課了。」我們遇見了上一次的男生。

我問:「那你知道他去了哪裡嗎?」

那男生說:「嗯……他最近都經常和一群不良少年在一起,可能到附近的網吧會找到他吧!」

「好的。謝謝你。」

他是在附近的網吧嗎?

老實說,我連一次網吧也沒有去過,所以一點也不熟門路,更不知道附近哪裡會有網吧。

「真想不到,原來你沒去過網吧?我以為男生一般都會去。」歐渝心吃吃笑說。

「是啊!如果上網玩遊戲的話,我在家也可以玩,不想特別付錢。現在我們要先想想你的哥哥到底在哪裡。」

歐渝心突然愧疚說:「對不起,一直都在麻煩你。剛才聽到那位男生說,他在跟一群不良少年一起,你還是先不要去,讓我自己去找他好了。」

「傻瓜!現在光天化日,你如何能四處走?還是我陪你去找他好了。」

街口轉角的前方,正好有一間網吧,我們慢慢走進了去。

第一次進網吧,竟覺得有一點罪惡感。

「一小時23元!」老闆一開口便說。

我搖手說:「不、不!我只是來找人的。」

老闆語氣突然加強:「來找人就難道不用付錢嗎?這裡豈是你自出自入的!」

洪亮的聲音嚇得我忙把今周僅餘的零用錢付上。

「你坐這裡吧!」老闆引著我來到一個位置。

我坐下環視四周,室內位置一排一排的間格,不少年輕人坐在電腦前聚精會神地打電玩,不時會傳來陣陣的歡呼聲。

「你先坐在這裡,我去看一看。」歐渝心說完便即消失。

「喂!」我四處張望,卻已不見她的身影,當下便離開座位,到處找尋。

但見歐渝心站在角落一處,呆呆的望着前方的座位。

我慢慢走了過去,在她前方的正是她的哥哥。

「哈囉!」我輕聲說。

話剛說完,便感覺到四周的目光銳利的緊盯着我。

看來我已經被他五、六個的同伴包圍了,情況有點不妙啊!我背部滲出冷汗,雙腿也自然地顫抖起來。

「阿輝,你認識這傢伙嗎?」其中一名染了金髮少年說道。看上去,這位金髮少年絕不友善。

只聽她的哥哥說:「嗯!算是吧。哼!居然還來煩我!有事的話,我們出去談。」

(三)

這時已經傍晚。

歐渝心無需懼怕陽光照射,於是她跟了我們來到網吧後的小巷。

「你要小心一點啊!」歐渝心在我耳旁語氣關切的道。

我的心馬上又是跳了一跳。

這時,歐少輝面無表情的說:「放心,我不會打你的。有甚麼事情就快說!」

我定下神來,從口袋裡掏出鏡盒,把它交在他的手中,說:「這塊鏡盒,是你妹妹生前的東西。只要你打開它,你的妹妹就可以再次出現在你的眼前。」

其實自上次失敗後,我已經不太肯定歐渝心是否可以現身於她的哥哥眼前。但是,這是目前惟一的辦法。

「你胡說八道!阿心、阿心她已經……明明是一位乖巧的女孩、是個好妹妹!你告訴我怎麼會這樣?」只見他雙拳緊握,眼眶滲出淚光:「你走!別再跟我提起阿心!」

我忙說:「不!我說的都是真話!因為我打開過這塊鏡盒,所以才能夠看見渝心。可是,你媽媽卻又不行。但我們現在也應該試一試,或許你打開它,也能夠再次看到你的妹妹。」

「好!我就把它打開,看看你玩甚麼花樣!」

看着歐少輝慢慢把鏡盒打開,心中很是緊張。如果他真的無法看到自己的妹妹,不知道會對我怎樣?

鏡盒打開了。我望向身旁的歐渝心,只見她神情也是十分緊張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歐少輝突然大笑起來:「你胡說甚麼!現在甚麼也沒有發生!」他一手便欲把鏡盒拋在地下。

我忙伸手剛好接住鏡盒,然後又被他一手推開。

「走!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歐少輝喝道。

歐渝心在我耳邊輕聲道:「別失望,我想到了最後一個方法……」

我把歐渝心的說話聽完,便向正欲轉身離開的歐少輝喊道:「等一下!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

他回過頭來:「你還想怎樣?」

我說:「你妹妹想帶你去一個地方,請你相信我最後這一次。」

(四)

「這裡是?」

即使到了晚上,這條大街還是熙來攘往。

我帶着歐少輝來到了一間模型玩具店前。模型玩具店位於市區大街的路口,周邊銀行、連鎖商店、食肆林立,顯得這老舊的玩具店有點格格不入。

我平心靜氣地說:「對。這裡就是小時候,你爸爸經常會帶你們倆兄妹來買玩具的玩具店。」

歐少輝的語氣似乎也沒有之前那麼強硬:「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都已經說了。我認識你的妹妹,而且……我現在還看得見她。」

歐少輝驚訝道:「你到底在說甚麼?」

我望着手中的鏡盒道:「我就是因為打開了這塊鏡盒,才能看到渝心,但不知道為甚麼你媽媽和你都不行。是的!你妹妹的靈魂還留在人間。」

歐少輝一臉驚呆的樣子。

我說:「就知道你不會相信了。可是,你爸爸跟你們小時候的這件事,只有你們三個人知道吧?」

歐少輝低頭道:「對!小時候,爸爸知道媽媽不喜歡,卻偷偷帶的我們來這裡買玩具。」他的神情突然轉為悲憤:「可是、可是爸爸他卻有外遇,還跟媽媽離婚了,後來……後來阿心也病死了。為甚麼?你答我為甚麼會這樣?」

關於他們雙親離婚的這件事,歐渝心沒有告訴過我。我默默無言地看着歐少輝雙拳緊握,只見他眼眶中的淚水已經掉下了。

「所以,你就開始放縱自己了?」我問。

他哭說:「我只想忘掉這一切。」

「可是,你有想過你媽媽的感受嗎?」

「我、我……」他繼續哭,哭不成聲。

這時,我看到歐渝心輕輕的撫摸了她哥哥的頭。當然,他無法感覺到。

「你的妹妹就在這裡安慰着你。」

「她、她真的在嗎?」

「嗯!她真的不想見到你這樣,所以才讓我來。」

歐少輝低語:「沒用了,一切已經回不了去了。為甚麼會這樣?」

歐渝心我在耳邊說了一些話,我看着眼前這間像是已經經歷了些風霜的玩具店,向歐少輝傳達她的話語,說:「你看看四周吧!附近的店舖都跟從前不一樣了,可是這間玩具店還是老樣子。其他東西一直都在變,很多事情都會變,你媽媽和妹妹的關心卻沒有變過。」

歐少輝聽罷我替渝心轉達的一番說話,便即淚崩:「阿心她過得好嗎?」

我苦笑道:「還好,精神不錯,卻因為擔心自己的哥哥,所以無法下黃泉,只能被困在人間四處遊走。」

歐少輝哭說:「對不起……阿心!」他這句說話是向空氣說的。

我扭過頭來,看到歐渝心的眼圈也已泛紅了。

我安慰道:「她已經知道了。我們回去吧!」

歐少輝抬起頭看着我,然後微微點了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