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輩子,我們還會重遇嗎?》    第六話 下輩子

作者:別我
在網上寫下長篇武俠小說《刀劍破滄海》,出版作品包括:校園類《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奇幻武鬥類《逆天星戰》。《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獲提名第六届香港書獎。

(一)

早上還沒夠八時,其他同學還沒回來學校,我是最早回到課室的一位。

我在自己座位的抽屜中發現了一封匿名信。

「第一節的小息時間,在籃球場外的位置見面。有重要事情要跟你說。」這是信裡的字。

是誰把這封信放在我的抽屜呢?

是同班的同學嗎?可是其他人還沒回來學校。

而且,到底有甚麼重要的事情要約我見面?

小息時間,我應約來到籃球場,在場外的石椅坐下等着。

陽光照射,場內的男生們正在興高采烈地比劃投籃,一些女生在場外看得大呼小叫。

我等了好一會,還沒看到有人前來。我想也許那封信只是某人的惡作劇吧!

正當我想起身離開的時候,一位身材略為矮小的男生正向我的方向走過來。這位男生應該只是一個初中生罷了。

難道那封信是他寫的?

這名小男生果然向我打招呼了:「你好,我叫吳展夢。」

「啊!你好!」我禮貌上回應。

這名叫吳展夢的初中生臉孔雖然帶點稚氣,但語氣十分老練:「我只是想來給你一點忠告的,聽與不聽也隨你喜歡。」

「哦?是甚麼事情?」我疑惑。

「陽間的人不應該與陰間的事情有任何牽連,你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吧?」

甚麼?他是指我和歐渝心之間的事情嗎?他怎麼會知道的?

我大為驚訝:「你居然知道我的事情?」

吳展夢點了點頭:「我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你跟她在一起,她只會一直吸你的陽氣,到最後你會有生命危險。我想說的就是這麼多,你好自為之了。」

這小子到底是甚麼人?

為甚麼他會知道最近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喂?人呢?」我一回過神來,已經不見了他的蹤影。

我決定要在學校裡把這個人找出來,好把事情問個清楚。

(二)

這晚,我又回到了補習社。

歐渝心一早就坐在教室裡等我了,我向她笑了笑,便在她旁邊坐下。

名師Brian開始了滔滔不絕的講課,這次我終於能夠靜靜的專心把課堂聽完。

補習後,我和歐渝心如常沿着河邊的路回家。

今早,那個初中生說她會一直地吸我的陽氣,這是真的嗎?可是,怎麼想也不覺得她會害我。

我望向她,但見她秀髮飄飄,仍然清麗脫俗,只是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

「為甚麼我還是滯留在陽間呢?」歐渝心皺眉問。

我放下心中的疑慮,回答她說:「我已經替你向家人傳達了訊息,又教訓了你的前度男友一頓。你是否還有甚麼心願未了?」

歐渝心認真想了一會:「嗯⋯⋯媽媽說哥哥性情大變,我也想去看看他。」

我說:「好啊!找一天我陪你一起去看他。」

歐渝心展顏說:「你人真好。」

我覺得自己的臉開始發熱了。

其實我心裡很希望她一直留在人間,以後也可以像現在這般跟我一起走着回家的路。但是如果她心願了結,應該就會從此消失了。

「我問你啊。」我輕聲說。

「嗯?」

「一旦在陽間的心願完成了後,你會去哪裡?」

「應該是去黃泉吧?」

「然後呢?」

「可能是投胎?」

「那如果真的有下輩子,你會想當什麼呢?」

「什麼意思?」

「假設而已。就是可以讓你自由選擇的話,你會想成為甚麼人?有錢人、明星之類的?」

「嘩,這種事情我還沒有想過啊!不過……這應該是不能選擇吧?而且投了胎後,我就會把今生今世的事情忘記了吧?」歐渝心說着,語氣帶點失落。

我一時三刻不懂得回應。

突然,歐渝心抱住了頭,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發生甚麼事情?」

「跟上一次一模一樣,是、是同一種、同一種感覺⋯⋯」

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我當場不知所措。

「我終於找到你了!」背後傳來一把似曾相識的聲音。

我回頭一看。

竟然是你!

這人個子矮小,而且是身穿我校的校服!

眼前這人正是今早在校約我見面的小男生。我記得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做吳展夢。

只看見他的右手拿着一個圓形的發光物體向我們逐步迫近。

「你好,我們又見面了。」吳展夢滿臉稚氣的笑笑向我說。

我驚問:「這是怎麼一回事?」歐渝心已經站不起來,彎下了身子,花容失色的道:「是他!之前也是他!他手上的東西⋯⋯讓我感覺到十分痛苦。」

吳展夢嘆了一口氣,向我說道:「我只是擔心你的安全,所以才跟蹤你來到這裡。我已經勸過你了,陽間的人不要跟陰間的人有任何來往!你還是不聽我說嗎?」

我喝道:「你居然跟蹤我來了!你到底是甚麼人?」

吳展夢說:「我的家族世代除魔、斬妖、捉鬼,今天我就要令她魂飛魄散!」

雖然還沒意識到這是甚麼境況,但我馬上擋在歐渝心的身前:「不可以!」

吳展夢露出了疑惑的眼神:「你為甚麼要護着她?」

我朗聲說:「她又沒有害人,你為甚麼要去傷害她?」

吳展夢怔了一怔,才說:「現在沒有,不代表將來不會。我已經說過她會一點一點的吸你的陽氣。不然,她留在陽間幹甚麼?」

我解釋:「你弄錯了!她只是因為有心願未了,所以才滯留在陽間。」

吳展夢微微遲疑:「沒有鬼差來抓她嗎?」

這個問題我並不清楚。我是到現在才知道世界上真的有「鬼差」這種東西,心中不禁泛起一陣寒意。

這時,歐渝心發出氣若游絲的聲音:「沒⋯⋯沒有。我死後,腦海一片⋯⋯空白,靈魂好像飄了很遠⋯⋯才停下。當我意識回復清醒時,卻、卻發現自己這個靈魂仍然留在人間⋯⋯」

「奇怪!人在死後,鬼差就會立刻來到把靈魂帶走,而你卻沒有遇上衪們。」吳展夢喃喃自語的道。

我說:「她真的沒有惡意,我可以保證!」

「若果有一天她向你下手,你會後悔嗎?」吳展夢踏前了一步,歐渝心似乎顯得更辛苦。

我也踏前一步,勢不讓人:「我不會!因為⋯⋯因為我相信她!」

吳展夢瞪大眼睛看着我,我們如此對峙了好一會。終於,他嘆了一口氣,手上的光芒也隨即消失。

「人鬼殊途,如果我今天不了結這件事情,到有一天,你遇到甚麼危險,我也救不了你。你好自為之吧!」他對我說。

這時,歐渝心的狀態似乎也已回復正常。

「你沒事吧?」我正想扶起歐渝心,卻沒記起她並沒有軀殼而拉了個空。

歐渝心注意到我那一瞬間的失望,反安慰我說:「不緊要的,我已經沒事了。」

我們看着吳展夢漸漸走遠的身影,心裡百般滋味。

我說:「看來以後我們還要小心他。」

歐渝心笑笑道:「這一次,我又要謝謝你啦!」

我的臉頰又開始發熱了。

(三)

「人在死後,真的會投胎轉世嗎?」

「可能吧!」

「死亡可怕嗎?」

「過了那一刻,就不可怕了,反倒是會擔心還在陽間的人。」

我和歐渝心坐在沙灘上,看着夕陽。

歐渝心突然轉過頭來,看着我:「對了,剛才那個初中生說我會吸你的陽氣。他說的話是真的嗎?」

「看我現在能跑能跳,你不用比我還擔心啊!現在最重要的事,還是要幫你了結心願。」

「如果了結了心願後,我真的可以去黃泉投胎轉世,那你還會記得我嗎?」

我也轉過頭看着她:「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倒是你,那時候應該會把我忘記了吧!哈哈!」

歐渝心沒有說話,而是擰轉過頭。

那時候,我只以為自己說錯了話,當然不知道她的淚水已經流下來。

沉默半晌,夕陽也沒有說話。

「其實你有沒有想過不去黃泉?」我打破緘默問。

歐渝心吃驚道:「這不可能的吧?我看到其他靈魂離開了人間都要下去啊,就只有我⋯⋯」

「因為我覺得現在這樣蠻好的,至少你還可以看到想見的人。」

歐渝心沉默不語,似是另有思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