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輩子,我們還會重遇嗎?》 第五話 往事

作者:別我
在網上寫下長篇武俠小說《刀劍破滄海》,出版作品包括:校園類《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奇幻武鬥類《逆天星戰》。《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獲提名第六届香港書獎。

(一)

歐渝心為何突然消失了?

她已經失蹤了兩個星期。

即使當天不用補習,我毎天下課後都會特意去補習社走一趟,可是她沒有再出現過。

她的出現就像一場夢,似是不曾發生過。

生活如常,我毎天走着相同的街道上學、下課後看着同樣的夕陽、回家像平日一樣做功課溫習。

歐渝心始終只是幽靈,本來不應該被我遇見,但現在她消失了,我居然有一點失落。

我在想,她是否已經下去了黃泉,然後好好的投胎了?

但她在臨消失前,明顯顯得有點驚慌。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這晚我坐在書桌前,看着窗外的月亮想着想着,電話忽爾響起。原來是張文彩來電。

「喂!你這幾天沒事吧?我看你上課的時候呆呆出神,都不知道有沒有聽課?」

「你又多管閒事了!」

電話另一端突然沉默了一會,然後聽得張文彩說:「你……是不是有甚麼心事?你可以告訴我啊!」

我認識了張文彩這麼多年,還是頭一次聽到她的聲線如此溫柔,當下愣了一愣。

我想了一會,才道:「張文彩,我要跟你說一件事情,千萬不要被嚇倒啊!」

「甚麼?」

我認真問:「你相信這個世界真的有鬼嗎?」

「呀?你說甚麼嘛?」

我繼續問:「如果我跟你說我遇到了一隻女鬼,你會相信嗎?」

「你近來是否壓力太大了?」

「果然,你不相信我。」

張文彩敷衍說:「好吧!我相信你。可是,我只想提醒一下你,明天有地理科的測驗啊!」

被她提醒,我真的把測驗忘記了……該死的!

翌日我回到學校,把地理測驗考得亂七八糟。

下課後,我約了陳卓凡和張文彩一起去學校附近的屋邨文具店準備年尾開放日的物資。

小時候,我和張文彩、還有其他小學同學很愛到這個屋邨的平台遊樂場玩耍,張文彩喜歡扮公主,其他人做武士,而我……卻永遠被迫做個壞蛋。

由於這屋邨是在學校附近,即使是升上中學後的午飯時間,我也會偶爾到這裡的快餐店用膳。某天,我卻發現遊樂場無端被拆掉了。

我們在這間舊式文具店尋寶,陳卓凡一邊揀選卡紙,一邊問道:「我聽說,葉子俊你撞鬼了?」

我更正:「不是撞鬼,而是遇上了一隻女鬼。」

陳卓凡哈哈大笑:「有甚麼分別?這還不算是撞鬼?」

我問:「你相信我嗎?」

陳卓凡隨口說:「為甚麼不相信?那隻女鬼漂亮嗎?」

我說:「也不算很漂亮,可就是很有氣質那類型吧!」

陳卓凡說笑:「聽說那些女鬼專門找一些無知少男下手,勾他們的魂魄,你要小心點了啊!」

這時張文彩插口:「阿凡,你就別跟他認真了。葉子俊!你又去哪了?」

聽得張文彩喊道,可是我已經跑了出文具店。因為我剛剛看到一個熟眼的身影在店外飄過。

我一定要追出去。

(二)

「歐渝心!」我追出去大喊。

歐渝心回過頭來,看見是我,停下了腳步:「都是你,害我跟丟啦!」

「誰?」

只見她撅嘴道:「是……是我生前的男朋友。」

聽到她說出「男朋友」這三個字,我心裡不由自主的一沉,但臉上裝作沒事:「那……你快去追他吧!說不定,還能跟上。」

歐渝心想了一想:「還是不要了,我看見剛才他和女朋友一起。」

我愣了一下,卻想不出甚麼安慰的說話。

「我們走吧!」歐渝心說。

「嗯!去哪?」

「我想你陪我去一個地方。」

夕陽漸沉,天空泛起一片一片红彤彤的白雲。

沙灘上,有情侶悠閒的牽手散步、有小孩在堆砌沙堡、也有遊人在互相追逐。海邊的中心,有着用無數沙礫堆砌而成的心形石堆。

我和歐渝心坐在沙灘旁邊的樹蔭下,避免斜陽照射。

歐渝心問:「你願意聽我講一個故事嗎?」

我點了點頭。

女孩有一天忘記了帶筆記來補習社,坐在旁邊的男生看見徬徨的她,便與她分享自己的筆記。

毎次,他們來到補習社聽課,都會很自然的坐在對方旁邊。

他們不是就讀同一間學校,但毎天下課後他們都會見面,然後到一起散步回家。

有一天,他在沙灘的心形石堆前牽起了她的手。

情竇初開的兩人以為甜蜜的日子會一直下去。

可是,平淡幸福的日子不是維持了很久,女孩某天醒來發現自己半邊身子無發動彈,家人馬上把她送往急症室。

醫生診斷她患上了一種叫ALS的罕見的疾病,肌肉及神經會慢慢的萎縮,直至死亡。

女孩告訴了男生自己的病情。此後,他就再沒有在她的世界裡出現過了。

她在醫院哭得很傷心,但感情已經一去不返了。

後來,女孩病情有所好轉,出了病院後,曾經嘗試找他,但男孩卻躲著不見。

不久後,女孩病情急轉直下,最後離開人世。

這真是一個很令人傷感的故事。為甚麼上天要這樣殘忍去對待一個女孩?

「那個男生真是可惡!」我咬牙切齒的說道。

歐渝心說道:「你也這樣覺得嗎?」

「嗯!自己的女朋友生病了,不但沒有好好照顧,居然還躲起來不見面!簡直是混蛋!」我愈說愈激動。

歐渝心笑說:「你好像親身感受似的。不過算了,那都已經是生前的事情了。」

氣氛突然沉了下去。

我開口道:「你經常流連在補習社,就是因為那裡有着你們的回憶吧?」

「或許是吧!潛意識告訴我要待在那裡。」

「這也許是你滯留在人間的原因。」我說:「我們去找他吧!你應該知道他住在哪裡吧?」

歐渝心弄著衣角,皺眉說:「算了,還找他做甚麼?」

我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去解開你的心結!如此沒良心的人,早就應該得到懲罰。」

(三)

我們回到那個屋邨,兜兜轉轉,終於找到了那男生的身影。

「真是天助我也!」我心下暗叫。

男生長得頗為高大,右手拖著一位女生,正欲走下屋邨商場的樓梯。

歐渝心看着他們:「這是他毎天下課回家的路。」

我笑道:「看我的表演。」

這時已經入夜,人流甚少的後樓梯,顯得有點陰森恐怖。

「嘩!」我突然衝出,擋在他們二人面前。

二人被突然彈出的我嚇了一跳。

「你幹甚麼?神經病!」男生搶在女生面前向我罵道。

「怎麼了?你認識了新歡就不記得人家嘛?」我學起女生撒嬌的語氣,連自己也覺得嘔心。

歐渝心在旁邊吃吃的偷偷笑着。

那男生開始發怒:「發神經!走開!」

「你忘記了我嗎?我是阿心啊!」

「我不認識你,你瞎說什麼?」

「我那時候病倒了,你卻連一次探望也沒有。」

我看見了男生的面色稍為變了一下,心想這攻心計應該見效了。

「我附上了這位男生的身體,就是為了來見你啊。」

那男生面色開始發青了:「渝心……不!你……你別裝神弄鬼!快走開!」

「我還記得你在沙灘牽起了我的手,這都已經忘了吧!」說出這麼嘔心的話,我其實很想找個洞鑽進去。

男生吃驚道:「沒可能!沒可能的!」

「因為我生了病,你卻拋下了我。」

男生開始顯得激動,用力推了我一下,我也差一點就失平衡了。

「你不是歐渝心!你沒可能知道這些事情的!那時候我也不知道她是得了什麼怪病,不想再跟她交往又怎樣?」

男生說完後,似乎自知說錯了話,吃驚的望向女生,只見女生面色鐵青。

女生淡淡的說:「你還說我是你第一位女朋友?」

男生拚命搖頭:「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說。」

那女生用冷冷冰冰的口氣說:「而且你的人格也真夠惡劣。真想不到,我居然會和這種人交往!我要走了!」

女生氣沖沖的轉身離開,男生馬上追了出去。

確認他們走後,我才馬上大聲放笑。

歐渝心看得過癮,笑說:「這真是好笑。」

我說:「我可是犧牲了色相來幫你的。」

歐渝心漸漸收起了笑容:「不過,這樣做真的好嗎?」

「我只是想讓那位女生早點認清男方的真面目。」

歐渝心用水汪汪的眼睛凝視着我,看得我臉都發紅了。

「又要多謝你一次了。」她說。
我不知所措的搔首說:「這……這不算甚麼。」

這件事算是幫她作了一個了結。

我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來,便問她:「對了,那次你為甚麼突然消失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