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輩子,我們還會重遇嗎? 》第2話 鏡盒

作者:別我
在網上寫下長篇武俠小說《刀劍破滄海》,出版作品包括:校園類《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奇幻武鬥類《逆天星戰》。《別讓青春變作荒謬小說》獲提名第六届香港書獎。

第二話 鏡盒

(一)

在那個年代,身邊的同學都會去補習;不去補習的話,好像會吃虧了一樣。結果,補習明星紛紛冒起頭來,學生要在課室內找一個好位置可不是容易的事,遲到了僅僅一點的我只可以坐到最後一排。

我從書包拿出了筆袋,卻發現裡面多了一盒不屬於我的東西。我好奇地伸手把它拿出來,卻見是一個粉紅色、花紋偏向女生風格的精緻小方盒,順手打開一看,原來是一面鏡子。

到底是誰把這盒東西放在我的書包裡呢?

難道是張文彩不為意的放錯了?

手中拿着鏡盒的我不知為何突然感到背部涼了半截,一種奇異的感覺鑽進了心頭。

心臟跳動了一下。

就那麼一刻難以言喻的感覺,令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還是別管那麼多,附近的學生已經向我投以奇異的目光,我趕緊把鏡盒收回書包,免得被別人誤會我的性取向。

我努力的集中精神聽着講課,但一堂課足足有一個半小時之長,總不免有些時間是讓我魂遊太虛的。

我開始聽不進腦,眼睛四處張望,卻瞥見角落坐了一位女生。鵝蛋小臉,頭髮剛好及肩,滴溜溜的眼眸專注的望着課室的大螢幕,手裡抄住筆記。

看着她可愛的樣子,我的心頭不由一跳。

而她卻是穿着我校的校服,這更加吸引了我的注意。

應該是鄰班的同學吧!怎麼我可不曾留意到同級裡有這麼一位女同學?

「你,四眼同學,你來回答這條問題。」這時補習名師Brian突然向學生發問。

我回過神來,這才注意到他的視線正望向我。

「是……是你,戴眼鏡的你。」

「嗯?請問……可以重覆一次問題嗎?」我尷尬地問道。

全場頓時大笑。

「算了。馬尾女同學,你來回答我甚麼是derived demand。」名師Brian轉問了另一名女生。

我舒了一口氣,可是這已夠我出醜了。

有些學生還在偷偷訕笑,而我瞥見那位坐在角落裡的女生好像並無在意,仍是專注地聽課。

看到她沒太在意,我竟然舒了一口氣。

(二)

補習後,我正沿着城門河畔的小路歸家。晚上有不少人會在這條河畔小路上散步,我邊走邊感受這裡悠閒的氣氛,好好舒緩一整天學習的疲累,卻見前方一名校服少女剛好轉上了小橋,而她正正就是剛才跟我一同補習的那位女生。

我放緩了腳步,不徐不疾地走在後面。

好歹也是同校同學,要上前打個招呼嗎?

想了一會,我還是覺得太唐突,沒有上前問候,最後目送那女生的背影慢慢遠去。

那次之後,毎週我都會看到她在補習社坐在同一個位置,歸家的路途上又會偶爾看到她的身影。

毎週都是如此。

我發現她從來沒有跟其他人談話過,而其他人也沒注意過她。我覺得很奇怪,像她這樣可愛的女孩,應該會引來不少男生的興趣才對啊!

毎一次她都只是靜靜的抄住筆記,聽課下課。

她實在比起一般女生特別很多了。

真的很安靜,舉止也很溫文儒雅。

只是我沒看見過她有任何表情,就是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同時,她卻又散發着一種獨特的魅力。

中秋已過,但天氣還是那麼潮濕炎熱。彎月高掛夜空,又是累人的一天,我才剛剛從補習社走出來,想起還沒溫習明天的中史科測驗,便立時大感頭痛。

一如平時,我沿着城門河,踏着回家的路。

如無意外,今晚也會碰到她。

不過,走了一陣子,走過了她平時會走過的行人天橋,卻還是看不到她出現。

當我心裡正想她應該已早一步回家時,那位校服少女卻從我的身後經過。

「喂!你……你好!」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叫住了她。

那位校服少女好像錯愕了一下,停住腳步回過頭來。

「你是在叫我嗎?」

「是啊!」

那位校服少女好奇的望着我,水汪汪的眼晴看得我臉都發熱了。

我問:「欸!那個嘛……我們應該是同校的吧?我看見你也是在Brian那裡補習的啊?」

校服少女淡淡回答:「嗯,是的。」

「你是C班的嗎?我叫葉子俊,你叫甚麼名字?」

「歐渝心。」她語氣還是平平淡淡的。

「你也是走這邊的嗎?那我們可以同行嗎?」

她微微遲疑:「嗯……好吧!」

一開始我們都不太說話,但既然是我主動提出一起回去,便率先打破了沉默,一邊走一邊聊起學校中的趣事。我說起李Sir經常改錯試卷、Miss張貌似明星李嘉欣等等,然而歐渝心只是靜靜的聽着,偶然禮貌地微笑點頭。

我覺得不好意思,心裡想或許她覺得我說得太沉悶,也就沒癮住口不再說了。結果,二人只是靜靜的走着。

我若無其事地四處張望,氣氛好不尷尬。

「我走這邊了,謝謝你陪我!」歐渝心終於嫣然一笑了,臉上露出了小酒窩。

她笑起來,連眼睛也懂得笑一樣。

我臉部發熱,搔首道:「我們明天在學校見吧!」

「拜拜!」

「拜拜!」

不知為何,我的心情變得十分愉悅,在回家的途中,輕輕的哼起《愛的故事上集》:「秋風將湧起的某夜,遺留她的窗邊有個故事。孤單單的小伙子不顧寂寞,徘徊樹下直至天際露月兒……」

(三)

那年代正值日本動漫大作《棋靈王》的熱潮。小息時間,男同學們都在圍著下棋,毎個男生都幻想着自己是進藤光。

陳卓凡也拿着棋盤,向我問:「喂!要跟我來下一盤嗎?」

我推搪說:「不好意思,我有點事要做。」然後從書包中拿出那塊鏡盒,走去張文彩的座位問道:「張文彩,這塊鏡盒是你的嗎?」

隔了整個星期,我差點忘記書包中無端的出現了一塊鏡盒這回事。

張文彩看了一眼,便說:「不是我的啊!雖然這塊鏡盒也挺漂亮的……」

「不是你偷偷放進去的?啊……或者是不小心的吧?」

「我才沒有……」

我滿腹疑惑,不是張文彩又會是誰啊?

陳卓凡走過來插口道:「想不到你平時上課不專心就算了,還變得這樣變態,居然偷起女裝鏡盒來。」

我橫了他一眼,這時一名女同學走了過來,挨近陳卓凡說:「不好意思,我有點看不懂這條題目,你可以教我嗎?」然後,陳卓凡就這樣被拉走了。

我和張文彩相視而笑。

張文彩指住我手上的鏡盒,好奇問:「這鏡盒倒是十分漂亮。你是在哪裡拾到的呢?」

被她這麼一問,我忽然想起那天在雜物室曾經把書包裡的東西倒了一地,很大機會是我在收拾書包的時候也把這鏡盒不小心地一併撿了回來。

於是下課後,我來到校務處,向華叔遞上了鏡盒:「華叔!不好意思,我想這塊鏡盒,應該是上一次我在雜物室裡不為意間撿到的。」

華叔用手托了一下老花眼鏡,臉上忽然變了色,小心翼翼地接過鏡盒:「對……對了!這……這塊鏡盒,你沒打開過吧?」

我的確是打開了,那到底會怎樣?

不過我當下連忙慌稱回答說:「沒有!但……如果我打開了的話,那又會怎樣?」

華叔降低了聲線,煞有介事的道:「最好還是不要打開了。我把它放在雜物室,就是不想有人接觸到它。」

華叔平日其實都是一個古古怪怪的人,我也沒有加理會。

我離開了學校,又再前往補習社。

講師還沒來,教室還沒坐滿。一如平時,歐渝心早已靜靜的坐在角落,我硬着頭皮在她旁邊坐下,再問她:「請問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歐渝心向我微笑點頭。

一個半小時的漫長課堂又再展開,學生們都認真地抄着筆記。畢竟,毎分毎秒都是金錢。

經濟科名師Brian開始講解着Utility maximization,也就是功效最大化。他說人類追求快樂逃避痛苦,也算是Utility maximization的一種。

聽到這裡,歐渝心突然輕輕的問:「我問你,你說移情別戀也是不是Utility maximization的一種?」

我沒想到她忽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想了想,答道:「我……其實還沒談過戀愛,但我想戀愛是應該不能計算的吧?」

歐渝心笑了一笑,沒有再說話,繼續聽課。

我思索着她剛才說話的意思。

她為甚麼會無端地問我這樣的問題?難道她有過不愉快的經驗嗎?

當晚,我和她一起離開補習社。同樣地,走着上一次回家的道路。

我不敢開口詢問她的私事,她也自然沒有提及,反而我一直在興高采烈的談着學校的趣事。

「有一次,我和幾位同學把操場桌子上的太陽傘拆了下來,蓋住大家的上半身,然後一直在轉動着太陽傘,玩得正興致勃勃時看到了傘外有雙腳。於是,我們便邀請傘外的人進來一起玩耍。」我說。

這次,歐渝心終於顯得有點興趣:「然後呢?」

「原來那是李Sir!天啊!結果,我們便被罰站了一整天。」

歐渝心噗哧一笑:「你們好笨啊!」

她笑了,臉上又露出了小酒窩,就像冰山融化一樣。

我也笑了起來。

「話說起來,我沒有印象在學校見過你,你是C班的同學嗎?」

歐渝心答道:「是的,只是我在學校比較低調。這麼多同學,你認不得我也不奇怪啊!」

「原來是這樣子啊!對了,你有沒有用MSN?或許我們回家後可以用此繼續聯絡嗎?」

那年代最普及的網絡通訊工具仍是ICQ及MSN。當然,後來已經敵不過時代的洗禮。

想不到歐渝心冷淡回應:「我不用的。」

吃了檸檬的我一時之間無言以對。

歐渝心抬起頭望着皎月,說:「今晚也是月圓夜啊。這月亮真美!」她突然哼起調子,旋律十分清脆悅耳。

我問:「你哼的是甚麼歌啊?」

歐渝心答:「這是電影《千與千尋》的片尾曲啊!」

聽着她哼着柔和的秋風和醉人的調子,讓我的心靈變得非常的平靜。

我跟着她望着皎潔的月亮,漆黑之中有數顆星星點綴着夜空:「怪不得這麼熟耳,真是好聽!」

這一刻,我現在多麼希望時間能夠為我們停頓下來。

我的嘴角不禁流露出一絲微笑,只覺得今天是整個中學時代中最幸運的一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