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仔要考牌] 極品父母七宗罪之一——自私 

文:周子峰(愛罵人,但係宅心仁厚,就像這次大鬧極品父母,其實只是不想無助的小孩受苦、無知的細路變魔怪、無辜的百姓受滋擾。)

有一本書,是由演化生物學家所寫的,叫《自私的基因》。這本書講的是,任何生物都只是求生機器,內置的程式驅使生物用最大努力去保護基因。即是說,無論是自私的行為,還是利他的行為,只不過是基因為了延續下去而採取的行動,目的只有一個:傳遞基因。

我不是跟你講書,純粹拿書名來借題發揮:極品父母的第一宗大罪,係自私!基本上他們大量令人搖頭側目R爆頭火遮眼的行為,大部分都可以歸結為——「自私」。怪物爸媽的超級自私基因,很不幸,相當大可能,會毫無保留地傳至下一代去…

港爸媽的自私基因

流感肆虐時節,不少人出街或到公共場所,如果有咳有鼻水,都學識自動自覺帶口罩。怎麼說,香港也是經歷過「沙士」洗禮的城市,好多市民受過教訓,公共衛生觀念總算比十多年前稍微有進步。當然,病了最好留在家中休息,如無必要也無謂周圍去,影響他人之餘又辛苦自己,何苦呢。

但也有極品父母反其道而行。有一件魔獸港媽,她女兒確診流感兼發高燒,可是港媽仍堅持帶女兒參加跳舞比賽,還為此事沾沾自喜!

網民紛紛指責港媽自私,因為她明知故犯,女兒身患流感還帶她到聚集兒童的比賽場所散播病毒!我的睇法不止這樣,這怪物港媽不單對「別人的子女」自私,還對「自己的女兒」自私!因為女兒參賽得獎,做阿媽嘅自然臉上沾光,又可以呃Like!她還對女兒抱病參賽的「堅強」感到自豪呢,問你服未。

好多家長放假愛帶小朋友到主題公園玩樂,大時大節樂園內人頭湧湧在所難免。有些小童生得較矮,睇騷睇表演時難免吃虧。有些極品父母為怕蝕底,就吩咐/縱容孩子企上櫈上,這樣自然看得清、望得遠。可這就苦了後面的觀眾,整場show只能欣賞野蠻家長寶貝兒子的背影!如果有人出聲投訴,極品父母就會話:

「唓,人地遮住我個仔,我個仔又遮番你,好平常啫!你睇唔到咪又企起身囉。」

這番話,真的充滿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至高真理,你是坐在後面那位,點反駁佢?和這種人講道理,有用嗎?較可行的辦法,大概只有從擠迫的人群中擠出去,找職員出面擺平。又或者,「忍讓」下啦。

至於騷完後,極品父母會不會清潔被鞋底弄污的椅子?當然不可能啦。樂園如此多人,一天時間如此緊迫,不狗衝去其他設施怎能玩夠本賺回本?你說對嗎?

香港地人多車多,路面擠塞唔在講,地底亦經常塞爆,不過不是塞車,而是人滿為患塞爆車廂。為免弱勢群體無位坐,各大交通工具引入關愛座鼓勵乘客讓座。關愛座的設立,引發了一輪「係咪一定要讓」的廢青vs廢老全城大論爭,這是後話。不少人主張廢除關愛座以免引起無謂爭端。不過,鄙人認為,人野蠻起來,就算沒有關愛座,一樣可以發晒癲。

有對夫婦搭地鐵,女的是大肚婆。老公見到兩個空位,可惜兩個空位並不相連,中間隔著一名年輕女子。由於老婆有身孕,男人大條道理要求(命令?)女乘客移坐一旁,好讓兩夫婦坐在一起。可是女乘客毫無反應,男人自以為道理在自己那邊(大肚婆大晒架!),對著年輕女子拍片,其後放上網絡公審。

幸好你癲我唔喪,清醒的網民尚幸佔大多數,指責拍片者的佔大多數。那自命愛妻心切的丈夫大概到瞓落棺材那天也不會明白:我想坐在老婆身旁啫,女乘客舉「屁股」之勞啫,咁都唔肯係佢唔啱!我有乜錯?

極品父母是丁蟹化身

極度自我中心的人根本一隻二隻都是經典電視劇《大時代》丁蟹的化身,他們永遠不會錯,錯的永遠是別人。不,他們不單不會錯,他們根本(自以為)是正義的化身!試問一個心智成熟的人,怎會強行要求別人遷就於你,不依言就發動公審?

做人父母,享受與子女共聚天倫家庭樂的時光,本來十分平常。但享受還享受,切記要顧顧旁人。不不不,我不是說他們的溫韾場面羨煞旁人,而是說他們「阻住人」…

每逢周末周日,不難見到大街小巷裡出現一家大小手拖著手逛街的場面。爸媽子女牽著手有何問題?問題是他們經常不察覺自家行為—阻∼住∼地∼球∼轉。

何解講得如此嚴重?這種家族最愛一家 n口(通常四人或以上),一字排開,手拖著手,樂也融融,旁若無人!有時我懷疑他們在扮警察,正進行地氈式搜查,所以要攔路封街。

他們還有一特點,就是路霸父母例必撞聾,又或者他們的耳朵構造有異常人,已調校至只能接收自家小孩呼喚的特定頻道,其餘外界聲音一應過濾。於是任後方路人如何請求讓路借過,他們百分之九十九聽不到。直至有人忍不住用三字經問候這家人的娘親,封路狀態才有望解除。

然而接下來,你就會聽見路霸爸媽扮可憐抱怨:「講句唔該借過使死咩?咁惡做乜?」

路霸們的另一霸道行為是真的「打橫行」:無視路面狀況,任由怪物小孩橫衝直撞!我明白,細路仔天性愛動愛跑跑跳跳,精力充沛奪命狂奔也無可厚非;我也明白,細路像脫彊野馬,父母有時不僅喝止不住,連追也追不上…可是,喝不住也得喝,追不到也要追!難道小孩要衝出馬路,為人父母也不喝止不捉實?可見禁制不了是藉口,他們根本以為商場、酒樓、店舖是子女的田徑場,根本沒有阻止小童亂跑的意圖。

有時孩子們跑動撞到人,路霸父母還無動於衷,彷彿被撞者大人大姐自己唔避開是他們自己不對似的。講到尾,細路頑皮猶可恕,怪物爸媽不可饒!小孩要跑,條街夠寬敞行人又少才好讓他跑,再不然去公園跑!

近年商場時興擺放各式展品、卡通公仔、電影角色塑像、一比一巨型模形等供人拍照,以吸引消費者前去購物。這些限時佈景,例必成為遊客、龍友、情侶,以及一家大小的打咭聖地。

人多自然磨擦多,其中一個爭執點是排隊。

有別於車站等車或購票,官方設有明確的排隊位置,在商場展品拍照,有時確係沒有擺明車馬的「龍」可供排隊。不過,這不等於沒有隊可排,文明人的不明文規定是:先到先得,遲來等一陣。

可是極品父母偏不吃這一套,皆因他們深信寶貝兒女擁有特權:話之你等了多久,小孩子無條件優先。

當別人正在影相時,極品父母往往鼓勵小魔怪們搶閘攝位——他們志不在讓小孩做攝石人,而是令原本在拍照的人「無癮」而自行離去,怪物一家就可以獨霸靚位。

如果有人不甘心拍照受阻說:「唔好意思,我哋影緊架。」

極品阿媽就會講:「小朋友啫,影一張好快。」

然後踩你都儍,keep住叫子女擺舖士,無視其他人的憤怒目光。

你說他們打尖嗎,極品父母反駁:「根本無隊,點排呀。」

小魔怪們亦是商場展覽搞手的惡夢。不止一次有展品被小孩弄壞,不管旁邊竪立多少「請勿觸摸」、「請勿倚靠」、「請勿攀爬」的警告牌,極品父母照樣任由小魔怪摸、挨、擒,當正展品是遊樂場設施。

極品父母七宗罪之首是「自私」,在他們的世界中,世界是理繞他們的子女轉動的。

全世界繞著寶貝子女轉

在一家偽中產咖啡店(即是消費不便宜產品卻普普通通的連鎖咖啡室)裡,有個阿媽叫兒子當眾練小提琴。

不難想像,當時場內人人側目。「演奏」了十分鐘,大抵有其他顧客忍不住投訴,店員上前勸告。霸道惡媽仍舊嘴硬:「店內都有播音樂,我個仔點解唔可以奏音樂?」

旁邊的顧客受不了她:「我哋唔想聽你個仔的小提琴聲。」可是霸道惡媽一於好少理,還指令阿仔繼續練習。最後出動經理強硬勸阻,兩母子才死死氣離開。

大家知道,小提琴這種樂器,初學時完全是旁人的惡夢,那種高頻的刺耳聲,絕對讓人有拿物件扔向「演奏者」的衝動。雖說大師也有起步的一天,要練就絕世琴音,初期的擾人噪音實屬必經階段。可是,要練你儘可留在家裡練,只要不在晚上滋擾鄰居安眠,怕且也沒人管得著,為何偏偏佢老母要小孩當眾練琴?

就算你的小王子小公主天縱英才,拉奏得仙樂飄飄,旁人也沒義務當免費聽眾吧?在公眾場所,盡可能不騷擾人,如此簡單得說出來也浪費口水的常識,極品父母硬是不懂。

近年香港不時「遍地黃金」,各式人形生物在公眾場合隨地便溺屢見不鮮。有時隨街大小二便的是小孩子,本來小孩生理結構所限會瀨會失禁有時無可厚非,但不代表怪物父母有權放任兒童「當街痾」!

見過最嘆為觀止的個案,有極品父母在商場通道任兒子大便(底下連報紙也沒一張。留意,我不是說有報紙就可以),最匪夷所思的是,排泄地點的旁邊就是廁所!

當時廁所並沒清潔停用,可見不是沒廁所用,也不是找不到廁所,而是極品父母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去找廁所!在他們眼中,整個商場也是他寶貝兒子的廁所,這才是最無敵的。

提到廁所,在極品父母摧殘下,廁所本身也成為重災區,有時連酒店廁所也不能倖免。

有目擊者稱,在酒店享用自助餐後,走進洗手間,一開門就有一股濃得化不開的屎味撲鼻而來!

只見一名年約四十歲的師奶與年約六十歲的阿婆抱住BB,在洗手盆處洗嬰兒屁股。不問可知,BB剛便便完事,講究「衛生」的娘親與娘親的娘親唯恐單用紙巾抹不乾淨,要用清水妥加清理。

對極品老母而言,她肯肯定覺得,小寶貝的衛生重要,公共場所的衛生就不重要。目擊者忍無可忍,幾乎把剛吃過的自助餐嘔出來回餽酒店。

本文節錄目《生仔要考牌》

出版社:筆求人工作室
作者:周子峰
定價:港幣88元
國際書號:978-988-74119-2-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