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餓鬼

香港人愛行山,每逢假日山上總不乏行山客。有些人選擇家樂徑,貪其舒舒服服,一家大小親近大自然;有些人選擇挑戰難度,專門挑戰崎嶇的路線。

文:鬼故黃(資深靈異節目主持,新城《恐怖熱線》、DBC《黑森林》前主持,現為Bow TV台長。)

幾年前,阿文(化名)去川龍行山徑登高遠足。這條路線可由荃灣行至元朗的嘉道理農場,沿途只得少許上坡與下坡,不算難行,特點是穿過山林的路段頗多,大樹遮蔭,就算太陽十分猛烈,途人亦走得舒服。

阿文性格內向,朋友不多,30多歲人也未有女友。他喜歡行山,還喜歡獨自行山,因他以為行山不必有人陪伴。這當然屬於誤解,行山理應結伴同行,因為慢一發生什麼事,獨自行山者完全得不到支援,處境便十分危險。

阿文早前患上肝炎,病了個多月,病況頗為嚴重,整個人足足輕了十多公斤。

碰巧那時他又失業,明顯正在「行衰運」。這段期間,他只得在家休養。一個月後,他的身體漸見起色,逐漸康服,但仍是十分虛弱。

那天他見天氣甚好,又想吸新鮮空氣,決定獨自行山。家住荃灣的他選擇了川龍行山徑。

當日他中午出發,沒行了多久,大病初癒的他已自覺腳步飄浮。俗語說「人黑打倒褪」,走著走著,突然一陣驟雨灑落。阿文未帶雨傘,附近不見涼亭,就走到樹蔭下避雨。

驟雨片刻已停,陽光再現。阿文身子淋濕了些許,覺得有點頭暈,就坐在樹下休息,原想休息一會後繼續前行,可是他不知不覺睡著了。

他做了個古怪的夢,夢見自己被一群樣貌、服飾極其古怪,目無表情的人所包圍。包圍的人越來越多,有老有嫰,夢中的阿文不懂得驚,只覺得奇怪。突然間,這群人逐一走近,把頭靠近阿文的口鼻,然後大力吸一口氣。

阿文覺得不妥,開始掙扎,手腳亂推亂撐,他感到推開了其中一人。接著,他睜開眼,驚惶地四處張望,卻看不見任何人。

此時天已黑了,阿文沒帶電筒,唯有調頭沿著原路摸黑下山。走著走著,總覺得身後有人跟著,回頭看則空無一人。他越走越心慌,頭又暈,幾經辛苦終於走到馬路,截車回家。

阿文與父母及妹妹住在公匤,一家四口。回家後,細妹關心地問:「哥哥,你為什麼行山行到這麼晚?」

阿文沒有把實情說出,隨口說:「我一早落山,只不過去荃灣吃了飯才回來。」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隱暪當日遭遇,事後回想,覺得自己仿如受人操控,才因此說謊。

又說:「我吃飽了,現在很眼瞓。」逕自入房睡覺,一睡便睡至翌日晚上,足足接近24小時。

期間父母曾拍門叫喚,阿文並非昏迷,於迷迷糊糊間回覆父母說:「我好眼瞓,不要吵我,讓我多睡一會。」

晚上八時終於起床,一起來就跟家人說要出街,轉過頭來又說要吃飯。家人早已預備好飯菜,沒想到阿文猶如多天未進食的餓鬼,拼命地吃。

吃飽後,阿文又說要去街。家人問去哪裡,阿文答:「約了朋友。」

家人甚感奇怪,明明阿文朋友不多,會約了什麼人?更奇怪的是,臨行前阿文拿了一個大膠袋,把家中的食物如麵包、水果、零食統統裝進袋中,帶同離開。家人探問何事,他只敷衍了一句:「我晚點會回來。」

沒人知道阿文哪裡去了,回來後他也不肯透露。如是者,他每晚重覆同樣行為:吃到好飽,之後帶食物離家,而且越拿越多。家人心生懷疑,但兩名老人家儘管懷疑,卻無計可施,便跟女兒商量。

細妹雖然要上班,也見到兄長古怪的行為,於是強硬迫令哥哥交代每晚去了哪裡。阿文迫於無奈說:「我去行夜山。」

一家人大感愕然!連忙追問詳情。

「我不是一個人行,是與朋友一起去,因為朋友愛行夜山。我拿食物外出,是供行山時吃的。」阿文說。

一個失業的人,認識到一班愛行夜山的朋友,有點寄托也可厚非,父母認為「由得他吧」。唯獨細妹覺得事情不簡單,以兄長極為內向的性格,怎可能認識一班行夜山的朋友?

細妹想到向一位朋友求救,那朋友曾學法科,懂得一點門路,卻並非法科師傅。朋友也不清楚何事,建議找一晚兩人跟蹤阿文,藉以弄清他的行為真相。

那朋友懂得駕車,兩人事先上車,看見阿文登上小巴,就尾隨追蹤。他們見到阿文在大帽山下車,那裡倒真是行山徑的入口。兩人下車,徒步遠遠「吊」在後頭,以免被兄長發現。

阿文說約了朋友,但由始至終均不見有朋友出現。

兩人為免阿文察覺,不敢使用電筒,僅以手提電話的微弱燈光照在路面,藉此前進。走了一會,曾學法科的朋友說不對頭,感到有一股寒意。細妹也表示感覺得到。

再走近點,忽見兄長停下了步,細妹與友人連忙關掉光源,看他搞什麼。

只見阿文拿出食物,每棵樹下都放下一些食物,猶如做路祭一般。

細妹與友人開始驚懼,阿文的舉動絕對不正常,友人建議把兄長拉走。正當他們欲上前拉走阿文,他們突然聽到一把不知從哪裡傳來的聲音:

「不要多管閒事。」

兩人同時聽到,然而周圍根本沒有人!不可能兩人都產生幻覺罷?

兩人大驚,也不管那麼多,跑去阿文身邊,一邊叫喚他的名字。阿文不理二人,繼續埋頭苦幹派發食物。

他們想強行拉走兄長,但阿文仿似變了另一個人,不斷撥開兩人的手。

食物派完了,阿文依然不肯走。這時候,他們發現阿文手上有血!其實之前細妹也發現阿文手有傷痕,阿文解釋說被樹藤刺傷,只是小意思。

原來阿文放下食物後,還刺破自己手指,把血液滴到食物上。所以三人糾纏間,細妹與友人也沾到血液了。

事件足足擾攘了一晚,天色漸光,阿文似乎稍稍清醒一點,細妹與友人才拉得動他,但阿文仍似游魂一樣。

把兄長「押」上車後,細妹急問:「怎樣做才好?」友人靈機一觸,建議帶阿文往離該處不遠的圓玄學院,尋求協助。

車子駛至迴旋處,友人改變主意,決定帶阿文去同在附近,但位置更近的「西方寺」。

兩人強行把兄長拉到寺中大殿,急向殿中僧人說:「他好像是撞邪!」

這時候,有位法師聽了事情經過,替阿文誦經,然後說:「他的身體十分虛弱,你們先帶他回家。」並教二人如何為兄長誦經。

回家後,細妹看管著兄長,以免他又跑上山林;友人則去徵詢自己法科師父的意見。

法科師父聽了轉述,表示大致知道發生何事,隨同舊徒弟前往阿文家了解實況。

師父法眼一望,說阿文雖然虛弱,但身上已沒帶邪氣,應該是西方寺大師誦經的功效。他叮囑,切勿讓阿文再上該山頭,以免再受鬼迷。

據法科師父的解釋,山魈會向身體虛弱的人乘虛而入,正所謂「趁佢病攞佢命」。若山魈吸到活人精氣,不僅有助修煉,還可抵禦山林寒氣。至於食物方面,山中餓鬼沒人致祭,附身的山魈就利用阿文軀體,為餓鬼奉上難得的食物。

事後阿文說,他記得自己上山派食物、滴血,但不曉得為何這樣做。有別於「鬼上身」,他的意識猶在,卻覺得猶如遭人脅持一般,身不由己。

隨著阿文身體慢慢康復,他再不敢胡亂上山。事件可謂圓滿解決。

本故事節錄自《邊度有鬼 0022講鬼故》
出版:筆求人工作室有限公司
售價:港幣88元
國際書號(ISBN): 978-988-79374-1-8
作者:鬼故黃
本書於各大書局有售

https://seekerpublication.com/2019/01/25/%E3%80%8A%E9%82%8A%E5%BA%A6%E6%9C%89%E9%AC%BC%e3%80%800022%E8%AC%9B%E9%AC%BC%E6%95%85%E3%80%8B/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